宇髄天元 弟 上弦。 炭善|LOFTER(乐乎)

鬼灭:我是一只鬼_【音柱】宇髄天元_免费小说阅读_飞卢小说网

宇髄天元 弟 上弦

DRAFT 【鬼滅之刃/獪善】口頭報告 DRAFT KIMETSU NO YAIBA - ORAL REPORT 返抵家門口,時間應該凌晨兩、三點左右。 「廢物。 」移除障礙;將領帶、襯衫鈕釦依序解開,前往沙發、坐下,向吵吵嗷嗷嘈嘈的尖叫雞發話:「過來。 」 「好、好啦!」揉揉痛處、抹抹淚珠,動作笨拙而遲緩,連滾帶爬地撲進他的胯間、 「……你個殘渣。 「對、對不起啦!腳麻掉了啊!」趕緊出手擁摟腿腰、立刻埋首磨蹭胸腹,牢牢環抱、死死貼伏,叫叫叫、嗚嗚嗚:「不小心的、真的、啊!」挨打。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聽見怒氣、焦慮、躁急、性慾,不禁臉紅、心動、脈搏快跳、體溫升高……不是乖巧地在家等候?唉呦、覺得害怕?尷尬。 」揮開愛哭鬼的手。 「哈?」顯然只有聽、沒有懂。 「叫你用嘴巴。 」按壓鼻涕蟲的頭。 KIMETSU NO YAIBA - RUT 乍聽另外一陣心跳聲響、臨感另外一具軀體重量?睜開眼睛、嚇醒!極度錯愕,整個人渾身僵硬地側臥著,一時間還以為仍然在睡夢?震驚!張大嘴巴,反而說不出半句話;屏息,卻逐漸喪失勇氣;不敢置信,可是沒有必要確認,已經曉得……自己正被什麼人給攏抱著。 淵藪的藻綠。 冷凝,而且深濃……:「怎、怎怎麼了?」 「再躺一會。 」獪岳不闡明,僅是閉闔眼睛。 「咦?」駭懾!畢竟實在過於違和?都要懷疑自己的耳朵了;他聽見的……分明就是命令句,為何那麼輕聲細語?無強制,也沒有半點脅迫的性質,反倒些許搧誘?更加如同請求、啊。 「再躺一會。 」以唇瓣去碰觸他的耳朵、以鼻尖去磨蹭他的頸窩;將他摟緊、與他抵近,相較以往的冷漠或者爾偶的襲奪,目前真是絕對含蓄的討索……:「繼續睡?」 「好、好、」怎麼可能還睡得著?! 睡著了。 肚子餓……才醒過來的。 毫無準備,到底如何面對?慘了!這是伴侶失格。 老夫我就出門去了。 委屈地辯駁,卻被啃咬一口頸窩!噢喔、 「嗯。 年輕人。 」感歎啊感歎、提點啊提點:「記得適時補充水分。 」 適時補充水分是必須的,卻也是下下下下下下策。 原著漫畫參照。 角色出格留意。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ABO。 非典型。 充滿私心設定。 上次是善逸情熱 heat ,這次是獪岳性衝 rut。 TEASER。 可能有也可能沒有後續,反正,都是性愛馬拉松。 他也明白並沒有什麼能夠自豪。 脫離家族。 躲避無力面對又無法改變的人事物。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得以由衷地對於炭治郎感到佩服……以及些許的羨妒? 宇髓天元的確放棄了喪失人性的弟弟。 斷腕了,就不礙於坦承自己未曾緊握、如今難以挽回的關係,遺憾著。 他卻不敢設想;即使藉酒壯膽,仍然畏懼失望……自己恐怕已經認不得血親兄弟的模樣。 忍者於黑暗當中潛藏。 人心於刀尖之下擱放。 原著漫畫參照。 角色出格留意。 突如其來的百字挑戰。 未果的宇髓兄弟。 心得與感想。 都是私自以為的。 0202年了。 鱷魚老師,拜託您告訴我,宇髓弟弟的名字、 原本打算發布義勇與忍的故事,可是、 兩兄弟其中之一必須繼承父親。 變成那樣的人。 冷血又喪心病狂的化身。 兄長大人與他分道揚鑣。 能夠確保。 大哥不必知曉。 自己和迂腐的家族和其餘的陳規陋習終究也是無關緊要。 他會毀掉。 (にん是忍、執行任務的人與剜心的刃。 ) 【鬼滅之刃/富岡義勇】蛹 KIMETSU NO YAIBA - SANAGI 戶外教學的自主活動時間已經結束,卻沒有半個人按照行程規劃如期返回集合地點?環顧周遭一圈,唯獨瞧見一隻驚慌失措的麻雀(顯然就是我妻善逸的寵物)…… 「分明屢次警告,禁止攜帶到學校。 」 「呃、」瞬間尷尬;本能地回話、反駁(老師,這裡又不是校舍走廊!),可是稍加細想……就察覺富岡先生的講法也沒有什麼差錯(馬路也是通道):「好、好的、」被糾正而困窘;感到腦熱、肯定自己絕對臉紅了。 「不要結結巴巴。 認真說話。 」不是徵詢,而是確認。 「……」其實他並不清楚,回過神來已經正在跑步?自己慌慌亂亂的,被啄了就追著!原來如此嗎!?玄彌驚訝:「是的?」 「啾!」啾太郎又激烈地擺動翅膀;非常緊張? 「知道了。 「誰在跟你說跳樹啊?洞窟啦、跳洞窟啦!」一手抹去淚珠、一手指向裂谷。 「要跳就下來跳啊!」跳洞窟又何必先爬大樹再討價還價? 「我沒有要跳啦!而且炭治郎不是拜託我們在上面等著他和香奈乎回來嗎?」高分貝回嘴。 「啊啊啊啊啊啊!豬頭你不要晃啦!樹幹會被搖斷啦!」整個人蜷縮在樹上、兩隻手端捧著啾太郎,突然陷入劇烈搖晃,超級驚慌! 「不死川。 」義勇教導玄彌:「先將繩索固定在大樹的主幹,再把其餘的部分都垂放進地洞裡面。 有攜帶著行動電話?也有儲存了悲鳴嶼先生的號碼?聯絡他。 又被嚇得傻楞楞的。 「哈、」不是吧? 順利著地。 摸取打火機。 立即探尋蹤跡。 雖然洞窟出乎預料地深,但是底部沒有任何人……首先推斷,並未出現傷患;接著更是應驗,果然,不是意外事件,而是謀劃計算;尚不了解栗花落懷有什麼意圖也還不曉得炭治郎與其他少年們於其中的參與度,不過倘若非得要踏足,必定是抱持著覺悟和相對的在乎。 義勇明白自己不擅長表達、本身視力與嗅覺也不如栗花落和炭治郎良好,可是他懂得仔細觀察、冷靜思考……也未曾忘卻《糖果屋》童話以及漢賽爾與葛麗特如何沿途殘留記號。 」 「咦?」炭治郎與栗花落同時間快速轉身(讓人不禁聯想,透過打火機焰光,目瞪口呆的少年與少女乍看起來就像車頭燈照射之下即將發生事故的幼小麋鹿的模樣)、直覺反應地疑問:「義勇先生怎麼在這裡?」 「我也必須向你們提出同樣的問題。 」義勇邁步,謹慎得如同應對初生的幼犢……即使他根本完全不明瞭如何處理小動物。 」義勇向炭治郎發出警告:「尤其小心不明又陌生的地方。 」 「香奈乎需要幫忙!」炭治郎不氣餒,反倒拉著義勇急起直追:「我答應了,一定會協助她拯救姊姊的。 」 「姊姊?栗花落香奈惠?」不對。 隕墜個淅瀝嘩啦。 激濺起水花。 嗅到血腥、看到肉紅。 「只是被石頭給劃破了皮肉。 」患部在於慣用手,也並非無法承受;相較起自己微不足道的傷口,義勇對於炭治郎和栗花落的情形更加擔憂:「你呢?是否、」 「沒有!」炭治郎自信與生俱來異常堅硬的額頭!掉進水裡的時候,大概還撞破了什麼?不過……:「謝謝義勇先生關心我!」 確定炭治郎誠如所言的安然無恙,義勇開始邁往栗花落的方向:「……我們過去查看栗花落的狀況。 」 相當淒楚可憐的模樣。 渾身濕淋淋、滿臉淚涔涔。 冷靜自己。 」義勇抓住少女的膀臂、阻止她繼續涉入水體。 「可是姊姊的、」香奈乎使勁擺脫,卻沒有能力掙開富岡先生的掌握。 將栗花落交付給炭治郎、把他們推向岸上,義勇並不樂見兩人受傷或者著涼,如果非得冒險,那麼就讓自己受難:「妳和炭治郎安分地待好。 髮飾由我來找。 」 允諾。 不容分說。 「「不是的!老師/義勇先生您誤會了、」」開口卻沒有機會異議。 張眼僅是盯著一圈逐漸散失的漣漪。 義勇一踩空就跌入池淵……索性沉潛。 真是因緣際會?儘管準備再次下水,然而假如自己不習水性,恐怕會喪命?畢竟,並非所有人都是失足就學會游泳、 (您就這樣子才惹人討厭。 ) 咦?剎那的猶疑……難道耳內進水?由於失血才產生錯覺?幻聽?沿途與周邊只遍布著狀似蓮華的結晶,義勇甚至完全沒有撞見半條魚,又怎麼有充滿調侃意味的語句?鎮靜自己;持續屏息、抵達潭底,將蝴蝶模樣的髮飾拾起,卻不禁覺得違和……緣線不應該是紫色。 「因為這是屬於我的。 」另外的幼嫩的纖細的白皙的十根指頭擄持了他的右手、掐按著他的傷口。 絕倫地美麗的。 女孩觸碰他的臉頰、親吻他的嘴巴。 忘記任何的回答。 黑暗成為了他。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學園卻並非鬼滅學園的師生與鬼。 以被推薦的配對來慶祝「2月8日義勇誕生日」。 遲了,可是依舊希望能夠祝賀?生日快樂! 突發。 嘗試另外一種寫法。 因為前提和後續可能也是義勇與忍,所以標籤一個義勇與忍。 01010011 KIMETSU NO YAIBA - KAIGAKU NO AI 01010011 電話響起。 不回話就扔掉。 」 「才不是合成肉便器!大哥不是早就猜到了那個是人形主機?」嚴正抗議。 「性愛功能的人形主機。 」既是嘲諷,也是補充。 再次端詳……根據盒裝,這個長方形尺寸只能夠容納半具?或者某些型態的身軀。 GREAT。 GOD DAMMIT。 「那種用途的、呃……款式比較多元、構造比較齊全,而且更逼真、更像人……」因為自己也是想要可愛的,所以就挑選了可以切實被憐愛的。 「錢呢?怎麼來的?」他為了人工智障而多重信用破產,結果那個腦殘卻擁有鉅款?! 「……我稍微挖了一下礦。 」雖然略為勉強,但是成果應該算是符合設想? 「……你稍微挖了一下礦。 」曉得善逸會窩藏、不會撒謊,可是以現有的湊合的軟件硬體設備去挖礦?真是超出了獪岳預期狀況……:「接著就大灑幣。 採買一台小男孩模樣的合成肉便器。 」 「才不是合成肉便器、咦?又還沒有拿出來!大哥怎麼會知道那是小男孩?」驚訝。 沒有意識到?正在直說實話。 不打自招! 「 you told me(你說的。 」醜話這麼說,不過、獪岳並未否定白痴所選擇的面貌……確實很好。 漂亮、精緻得讓人恐慌。 「大哥大哥你覺得如何?看起來會不會假假的?摸起來會不會怪怪的?」雀躍又興奮的聲音在房間內迴繞著。 「……差強人意。 在腦海內條列可能必要的改造…… 「怎麼會?那個型號那麼昂貴!大哥你快點把他的電源打開、將我的資料下載、」嗷嗷嗷。 吵吵吵。 叫叫叫。 「哈?你個垃圾以為自己在跟誰說話?」這個欠缺修理的蠢貨先前主動自行刪除了一次……後來就變得擅長找死?似乎如此?反而只有他越來越患得患失。 被隱瞞真相、被盜用名目,卻不抓狂也不發怒;面對私利主張,卻優先以笨蛋的心願為考量?準備協助達成期望。 覺得很意外,也沒有過於介懷?縱使被某些客群資料庫系統標籤為『偏愛小男孩』…… 「我現在就想要被大哥抱進懷裡嘛!」一邊哀號。 一邊撒嬌。 「不是已經被我抱進懷裡了嗎?!」緩慢探索……獪岳不得不佩服合成肉便器/性愛功能的人形主機當真就是精良製作。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跨年之邊緣文手挑戰。 隨筆其一。 KAIGAKU NO AI 、01100001、 番外。 後後後後後後後來。 dearest KIMETSU NO YAIBA - DEAREST D. 『……』是嗎?是吧?他沒有回答。 伸手按向腹部。 指掌卻不僅觸覺到咕嚕咕嚕……噗咚噗咚絕非飢腸轆轆。 』 接下來三年。 假日與週末之外的每一天。 不只提供午飯,還有陪同用餐。 無從得知何時開始四散謠傳,直到被同事調侃、被校長約談,他才發現自己如此習慣?她的微笑、她的嬉鬧、她的調戲、她的料理,忍的廚藝精妙,總是讓他的胃口極佳,唯獨鮭魚蘿蔔的菜餚……烹飪得很差? 『您要滿懷感謝地吃掉。 下一次我才可能做得更好。 原來……所謂的「被分手」就是他們其中一人的離開?如果忍不主動出現,那麼他與她也沒有可能再次相見。 被蔦子姊姊形容為死腦筋、缺乏了少女心。 可是即將三十歲的老男人怎麼擁有少女心? 一個翻轉。 腦海一片空白。 才後知後覺門鈴正叮咚叮咚叮咚地作響著…… 「我知道您在家。 麻煩趕快過來應門好嗎?」禮貌的懇請……所給予的印象則是不容許質疑的命令。 自己腦海又是一片空白。 「您還活著。 幸好呢。 」穿著高等部的制服、捧拿畢業生的花束,忍是這麼美好,優雅地走向他的懷抱(只要伸出雙手,就可以互相擁摟):「打擾了。 」 感覺……面臨威脅?剎那之餘,充滿猶豫、憂慮和恐懼,難以應對,下意識地後退、 「富岡老師,我畢業了。 」低頭、嗅聞花香,可是一雙深邃的眼眸……她沒有游移目光。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鬼滅學園師生引用。 年齡差距修正。 差點變成魔法師的義勇順利童貞畢業成為新郎。 dandelion KIMETSU NO YAIBA - DANDELION D. KGK. 一旦吐花,就無法……繼續否定自己確實可能有點過於在意他。 渴望愛情果真非常可怕。 也幾乎是一種你死我活的廝殺。 難以脫口的話、某些糾結與掙扎……不表達,也會生根發芽!? 困苦,也沒有打算讓步、認輸。 向來果決,從前現在以後也不會妥協。 為了處置心動與痛,獪岳開始活吞生食毛毛蟲。 泥水都喝過了! 必然未果的戀慕什麼的……反正都會作噁。 ZNTS. 善逸相當擔心。 原本好不容易才逐漸聽到對於他的細小的微乎其微的好意的聲音,現在卻感覺自己耳膜上面遍佈了爬蟲的足印。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人物以及角色關係側寫。 應該是美麗的設定。 絕對也是醜陋的疾病。 花吐蟲食的愛情與性。 01100100 KIMETSU NO YAIBA - KAIGAKU NO AI 01100100 MOTHERFUCKER、 嘖!髒話也不是這麼亂說的?何況他並沒有父母……不。 其實只不過未曾得知自己的父母都是誰……算了。 就操他媽的。 「大哥這麼做不好吧?」經由藍芽耳機傳送著恐懼和猶豫。 」爭論了多少遍?不可能產生任何親緣羈絆。 「唔嗯、呃、親、親愛的?」略為顫抖,卻似乎是害羞?! 「我不是你親愛的!FUCK、」差點就敲打了不正確的鍵盤按鈕!?正在進行中的操作全部皆為不可逆的步驟。 千萬不能夠失手。 深深吸氣。 緩緩吐息。 珍惜生命。 進行第N回合逐條 開導宣告:「釐清幾件事情:一,那是我的師傅,不是你的爺爺;二,不要講得一付你是老瘸子遺留給我的寶物;三,你頂多算是餘孽;四,就我所知,老瘸子還沒有死;五,你個人工智障怎麼會認為『維護』等於『保護』?啊!對對對!因為就是人工智障。 六,殘廢你這次聽懂了沒有?」再度一二三四五六之後,作為現任鳴柱.桑島慈悟郎以及雷之呼吸當代正統繼承人的桑島獪岳依舊由於壹之型的BUG而淪落到漏夜偷雞摸狗?! 「那、那、你不保護我了嗎?」嗚嗚嗚。 哭哭哭。 可喜可賀!看來你的破爛系統多少還會判讀這是不好的行為呢!」缺壞得不完全的軟體或者儀器才是最為麻煩處理;修也不是、留也不是、丟也不是……放置。 等待計畫中止?計畫即將終止。 「你怎麼會知道我向師傅和岩柱發過誓?你又隨便搜索我的個人資料、亂挖隱私?」……顯然如此;獪岳也不打算再重複同樣的爭執,就是一句諷刺:「很好。 反正我要被天打雷劈,也是因為你。 」 「所以大哥不介意頭髮也變成金黃色嗎?我記得你認為閃亮發光的都很礙眼啊?」扭扭捏捏。 悄悄呢呢喃喃他比較喜歡獪岳的髮色彷彿黑夜…… 「你的確相當礙眼。 」不必查驗、毋須否認:「而且超級無敵笨。 」 「過分!好過分!虧我還這麼迷戀大哥!真心癡情都被踐踏了!」擤鼻、灑淚、玻璃破碎,誇張演出、博取關注。 「觸電不會改變髮色,只會死了。 不要把我跟你相提並論。 」不理睬耳邊的情境鬧劇,而是檢視程序;沒有搭腔隨唱,只有反嗆:「即使師傅准許你稱呼他老人家為『爺爺』,不代表我同意你把我當作『大哥』還是什麼『親愛的』、」 「大哥會死嗎?」真正的驚嚇都呈現於單純的問答。 「人原本就會死。 那是定律、常理和機率的問題。 如何?曉得運算了?會是我先被天譴?還是你先被斷電?」專心觀察進度條,對於笨蛋的無理取鬧,也是可以自我解嘲、說笑;不擔心被捕入監遇害,只介意檔案盜取失敗。 「我不要。 」簡短的回覆。 果斷的表述。 」聲音出自於當前正連接著主機的筆記型,聽起來如同往常任性,卻又難得沉著冷靜:「我不要大哥死掉。 必須住手。 幾乎窒息。 渾身如同沉屍那麼冰冰冷冷。 『徒弟?嘛、也懂得使用雷之呼吸……算是吧!嗯,你們於情於理都能夠成為老夫的繼承人。 』慈悟郎一個俐落的三百六十度迴旋!正面相對自家得意門生、取出文件、放入獪岳雙手之中。 『什、什麼?』計畫書?觀察記錄?雷擊?未知變異? 慈悟郎拍打拍打獪岳的肩膀,一臉慈眉善目地指派任務:『雖然出自意外,但終究是雷門的後代。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聽說了想要電腦工程師桑島獪岳與人工智慧我妻善逸的故事,就書寫了電腦工程師桑島獪岳與人工智慧我妻善逸的故事!? 根據噗友的提議,嘗試創作的片段之一。 人物基礎視覺形象 非常美好。 但願我自己的文字也能夠稍微符合丁點分毫。 按照慣例 個人怪癖,暫定標題也是文字遊戲。 因為縱容我自由發揮,所以就起飛! 可能隨機出現前傳或者後續。 DRAFT 【鬼滅之刃/獪善】神鳴り 1 DRAFT KIMETSU NO YAIBA - KAMINARI 1 當代雷之呼吸的正統傳人一位不會壹之型、一位只會壹之型。 雖然一前一後順利通過藤襲山選別,但是受到來自師父的猛烈棒打主公的柔和勸戒,他們負傷成為搭檔。 善逸討厭執行任務。 獪岳也討厭和善逸共同執行任務。 先不說蠢貨每次看見母的……整個人就會立刻顯得嘿嘿呵呵,那個笨蛋色大膽小又怕死愛哭,應該果斷地打打殺殺卻總是拖拖拉拉!然後,還有、到底為什麼會變成他負責餵養麻雀和烏鴉?!一小一大、啾啾嘎嘎?! 至於斬鬼,人累心更累……自己平常必須擔當主打也就罷了,白痴師弟分明一付懦弱卻老在緊要關頭上衝出來肉搏、擋招?簡直莫名奇妙! 「算我求你,我妻善逸。 臨陣殺敵的時候,你給我安分乖巧地待在角落發抖。 」不論那是未來或者就是現在。 獪岳將善逸推開! 「可可可是大哥也許會死掉……我不要!」善逸反撲!他把獪岳緊緊抱住!兩人差點躲不掉對手的血鬼術! 「那麼你就不要扯著我的後腿!」損失根本都是人為。 「感情很好呢!」鬼都捧腹大笑了。 「真真真的?」覺得被稱讚了?原本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醜臉呈現錯愕!大概有點傻愣愣的。 「你是腦殘了才會變鬼?還是變鬼了都沒有發現自己是腦殘?」獪岳對於鬼就是一番歹毒的評語。 說話的同時間,先肘擊再腳踹善逸!讓礙事的東西滾到一邊去。 「大哥你不要那麼傷人啦!」從草叢中彈起,迎面正視慘不忍睹的變異!? 「哭瞎了是吧?你哪一隻眼睛看見人啊?」蹬跳。 握拔日輪刀。 黑亮的閃電落雷與異形的食人惡鬼抵觸衝突! 「大哥啊啊啊————!!!!!」死命尖叫,指尖卻已經下意識地碰及日輪刀柄與劍鞘…… (喂、你怎麼還是加入了鬼殺隊?) (……那是因為我喜歡爺爺、也、也喜歡獪岳、) (……) (那個、我以為你這次絕對不會聽從爺爺和主公大人的……) (不然呢?你比較想要決鬥過後一個人在荒郊野外清醒過來?) (大大大哥~~) 善逸睜開眼睛!立刻察覺他正伏臥著大哥的胸咳咳、自己的師兄? 「終於醒了。 」不是確認,而是肯定,然後翻身,互換彼此的上下位置處境。 「鬼呢?」因為獪岳十指正在解開善逸的鈕釦與制服,所以善逸雙手也要鬆脫獪岳的腰帶與長褲。 「殺掉了。 」習慣先啃咬他的臉頰再吮吻他的嘴巴。 「大哥你有沒有受傷?」一邊憂心、一邊呼吟、 「……除非你的指甲又要抓破我的肩膀。 」舔含、摩擦彼此的齒牙唇舌。 夜晚理應用來親熱。 原著漫畫參照。 角色出格留意。 原作時空軸線。 WHAT IF!? 速寫草稿。 嘗試輕快的筆調。 想要看見雷兄弟打鬧、性交,可是自己處理得不太好。 變得相當猶豫是否發展短篇合集?有關為了晉升柱,彼此共同歷經的各式各樣的事故? gamer KIMETSU NO YAIBA - GAM BL ER G. 與腦殘的傢伙扯扯拉拉。 「不要!」半死不活地大呼小叫:「你明明答應過了!會跟我一起挑戰POCKY GAME的!」 「想要舌吻就直說!玩什麼糖果?噁心死了,垃圾。 」被毛手毛腳,獪岳使勁推按那個廢物又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醜臉,卻仍舊擺脫不掉?今天的笨蛋竟然這麼麻煩!實在令人感覺 懊惱極度焦躁。 」鬆手,不再繼續纏鬥,而是指尖撫觸白痴師弟髒兮兮的臉頰、大張張的嘴巴。 」撕裂包裝,微笑著一口一根地咬吞巧克力棒,進食的動作發出ポッキーポッキー pokki-pokki 的聲響。 「真的?」先是驚喜,然後才意識到詭異:「大哥怎麼擅自更改遊戲規則——等一下!你吃慢一點啦!」慌慌張張、急急忙忙,善逸努力拆解著獪岳的皮帶和牛仔褲鈕釦……哎呦! KAIGAKU: 才吃了半盒,他就膩了,嘖。 「你比較希望我噴在你的臉上嗎?上次到底又是哪個誰一不小心就把精液揉進眼裡啊!」一巴掌拍響傻乎乎的呆瓜。 「我是想要跟大哥舌吻啦!還有!上次那個才不是揉進眼裡啊!是流、」呃、脫口而出了!我妻鬼哭神嚎善逸終究不會隱瞞真實想法!太、尷、尬!為時已晚地住口。 後悔莫及地鬆手。 」一個頭槌,繼續親嘴,他的舌尖探索他的口內……:「就吻到你反胃。 」 「唔嗯、」善逸一手搭上獪岳的側腰、一手扶著獪岳的後腦,他喜歡與大哥互相吮咬、擁抱,很美好很美好很美好…… 「咳,老夫也說過了,禁止你們兄弟倆在房間以外的任何地方做愛。 」慈悟郎的拐杖就地叩叩叩叩叩、敲敲敲敲敲。 那是最後警告。 「爺爺!什麼時候回來了?我們還沒有做啦、啊、」挨打。 「師父,這次也是善逸勾引我的。 也挨打了。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現當代平凡人。 雷兄弟和POCKY。 黃色笑料。 DRAFT Sex hat keine Macht DRAFT KIMETSU NO YAIBA - SEX HAT KEINE MACHT i. ZENITSU 不知道混蛋大哥又是怎麼了? 一回來卻整個人凶神惡煞的!難道又面臨被斷除頭路解僱之類的(鬼氏企業歷來奉行著相當令人匪夷所思的升進降退制度,高層作風也始終非常地反反覆覆獪岳近來又老是莫名其妙地被遷怒、)……唔、善逸突然有點想要大哭!不確定是否因為獪岳的表情那麼恐怖、視線那麼歹毒?所聆聽到的心……全部都是懊惱與躁跳的聲音。 「獪、」嘗試要說點安慰的話?就被一掌掐住了兩頰! 「閉嘴。 」一個輕淺的頭捶使兩人親密地目光交會,獪岳對於善逸下達指令:「去洗乾淨。 」 ……咦?! 這是厭嫌我妻善逸髒兮兮!? 可惡可惡可惡!!!怒怒怒!!! 走著瞧!看他把自己從上到下清潔得乾乾淨淨、從頭到腳沐浴得亮亮晶晶! 氣噗噗地洗臉刷牙!氣噗噗地擦頭吹髮!啊啊啊!到底為什麼要這麼聽話!? 綁好浴衣腰帶,才覺得奇怪!?話說回來…… 怎、麼、樣、也是剛從外面返家的爛人師兄比、較、髒! 對吧!不是嗎? 「桑島獪岳!」善逸衝進房間、發現——獪岳已經將所有需要不需要的(!?)都準備齊全、正在抽著香菸、——:「不要在房間裡面抽菸啦!」直覺地上前搶奪,反倒摔進被窩。 獪岳捻熄、扔開菸蒂,騰出雙掌,一手按壓笨蛋的頭顱、一手剝除蠢貨的衣服。 「等一下!我才剛洗好澡啊!」掙扎!蹬蹬踢踢拍拍打打!好不容易翻身了,卻變成光溜溜的? 「也是,得要這樣子,才更加有弄髒的價值。 」俯首、伸出舌頭,獪岳舔弄善逸泛紅發熱的耳朵…… ii.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覺得自己需要繼國兄弟牽連雷兄弟的相關創作。 系列片段:、、。 : KAIGAKU, TSUGIKUNI YORIICHI, AND TSUGIKUNI MICHIKATSU A. KOKUSHIBO 猛然查覺自己似乎擁有相對豐富的瀕死體驗。 印象深刻、鮮明的…… 挨餓受凍的幼年。 目睹愛哭鬼遭遇雷擊的驚險瞬間。 首度會見黑死牟先生的場面。 所面對的人物正是「從今天開始與兄弟/親戚和睦相處」計劃的首要目標…… 黑死牟先生的兄弟。 繼國緣壹。 獪岳徹底清醒,並且立刻開始擔憂性命。 雖然並不清楚為什麼另外一位繼國先生會出現在鬼氏企業的總公司,但是他知道何謂慘死以及自己即將怎樣慘死、 「……你是新進的上弦之陸。 」肯定語氣,並非質疑。 繼國緣壹面不改色,從容不迫的。 」肯定自己沒有出錯,於是困惑。 「不是、是、我是、我的意思是、」錯愕,發現鼻涕蟲笨蛋為他所準備的手帕擁有屬於我妻善逸的花色,而且自己居然認為被弄髒了就會有點捨不得…… 看見了猶豫,繼國緣壹倒是乾脆地表明否拒:「沒有關係,淋上咖啡的只是一套普通西裝,沒有特殊的意義,並不需要緊張。 」況且真正寶貴的事物都尚未受波及,著實不必心慌:「對於自己是重要的,就細心珍惜著。 能夠相親相愛了,畢竟非常難得。 」 「我、」將蠢貨的手帕緊握,獪岳從未如此感到尷尬、赤裸、害怕?被看穿、顯得難堪……繼國緣壹與黑死牟先生儘管與生俱來相仿的身形和面孔,氣質完全不同;都會致使他人惶恐,卻是異樣的驚悚……:「請、務必讓我支付清洗的費用,或者、」總之必須賠償,否則……後果當真不堪設想、 「你可以離開公司了,獪岳。 」黑死牟忽然出現在繼國緣壹的後方、出手就掌握住雙生弟弟的肩膀;他向部下展露極為冷酷無情的目光。 「好、好的、我知道了。 」獪岳其實並不清楚那是不是被革職的意思,然而他目前也還沒有膽量去詢問上司。 即使能夠全身而退,情形不僅非常……狼狽,而且充滿毀滅的意象。 分離一段時間、久別不見,兩人依然還是對等相同的身材體態;更替為對方的衣褲並不會顯得突兀也沒有任何難處。 稍微麻煩的部分則是在於自己不大擅長比較正式的服裝……釦子總是必須重新排扣一次。 「被弄髒了。 」巖勝為緣壹重新繫綁領結。 他這個天賦異秉的弟弟……不論如何才華洋溢,對於日常生活卻不怎麼懂得仔細打理。 「無妨。 兄長大人送給我的木笛並沒有損傷。 」更何況只是半杯咖啡,當真無所謂。 「……。 」巖勝拿起收藏著木笛的花布束口袋……不禁又懷疑弟弟的品味。 「那是炭吉的妻子、朱彌子夫人為我縫製的,讓我可以將兄長大人的贈禮完好地隨身攜帶著。 娘們的紋樣顏色。 」將束口袋扔進一雙等待的手……注視著緣壹如此謹慎地把布包納入懷中、向著心口,巖勝忽然感覺莫名躁動、格外難受。 「兄長大人,煩請您不要過於苛責。 」緣壹心滿意足地莞爾著。 「什麼?」陳述事實而已,如何算是嚴厲?巖勝知曉他的弟弟鮮少表露感情。 目前卻如此自然地微笑著,實在非常難得。 自己肯定又要發癢作噁、之類的,出現生心理反應。 「您的下屬。 」撇談他暗自認為桑島獪岳與年少時期的兄長大人有些相像,也的確不需要為了一次意外碰撞就刁難對方,或許反而應該表達感謝?「多虧他的咖啡,現在才有機會……讓我穿著兄長大人的衣物。 」 「……。 」果決斷定必須吩咐鳴女為獪岳加薪、額外增添獎金。 iii. 那個蠢貨都要先弄爛幾顆果實之後,才可能把盤面呈現得比較完好……實際下廚操作的次數那麼多,十根手指頭還是如此不靈活,真是、不愧就是只學會一種招式的劍士。 獪岳從後向前對著垃圾師弟攔腰環抱。 並不訝異自己又再次引發高分貝的骯髒尖叫。 笨蛋就是色大膽小。 另外的理由……則是兩人才剛和好不久。 過往的習慣如今都附有了全新的意涵。 他知道白痴可以在遠處就耳聞他的腳步,只是即使現在這麼貼近了,如何優異的聽覺也尚未能夠辨別他的意圖。 「你你你回來了?!」突然被摟住,差點就嚇哭。 「我回來了。 」對於腦殘的反應,感覺十分高興。 慶幸,並非只有自己膽顫心驚。 「呃、歡迎你回來了。 」雖然莫名奇妙,卻不糟糕?但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餵我。 」清楚鼻涕蟲的耳朵就是敏感部位之一,獪岳以異常柔緩的語氣、極為貼近的距離,示意。 」到底多麼欠缺腦細胞才會手持利刃又餵食水蜜桃? 「啊、」才急急忙忙地先把水果刀放下。 「果然是智障嗎?」嘆息,幾乎就要生氣。 「我就習慣使用右手嘛!」挑選了一塊大小適中的去皮水蜜桃…… 獪岳咬住沾染著果汁的笨拙手指頭,惡意地舔啃了幾遍才鬆口。 善逸還以為自己被奪去了慣用手!?看見指節泛紅、佈滿了牙痕齒印,反而錯愕得發不出聲音…… 「餵我。 」進食了,才察覺到飢渴。 「喔、喔、」順服地遵照吩咐,儘管感覺異常恐怖……今天的大哥、實在太奇怪了?! 「我在公司裡想到了你。 」有關於死亡、性和暴力,被歸列在某些能夠害他喪命的東西。 「咦?」似乎不應該雀躍,可是卻忍不住歡喜的感覺? 「然後就失業了。 」由於一杯廉價的沖泡式咖啡,慘遭辭退…… 「咦?!因為我的緣故嗎?!」善逸產生了 被切腹的體悟。 「你個廢物竟然給我準備了你的手帕。 」回想起來,就挫敗……自己最後也只是帶著一條具有我妻善逸花色的布料就輕簡地離開。 「那樣子你才不會捨不得拿來使用啊!」因為那是我妻善逸的,所以不值得;如果弄髒了、破損了,那麼也方便獪岳就隨手扔了。 「……設想得這麼周到啊?哈、真是讓人火大。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覺得自己需要繼國兄弟牽連雷兄弟的相關創作。 乖巧的。 使壞的。 不害怕的。 系列片段:、。 DRAFT 【鬼滅之刃/獪善】BE MINE!? DRAFT KIMETSU NO YAIBA - BE MINE!? 3 Ficlets. BE MY MAID! 善逸原本還很難過自己被迫擔當籌備委員、沒有機會享受文化祭,現在倒是興致勃勃,竊喜他能夠以巡查的名義去獪岳的班級、嘲笑獪岳必須扮裝女僕!結果…… 「怎樣?」獪岳拿著托盤、等著白痴師弟幸災樂禍的蠢話惡言,接著就可以合情合理地? 把笨蛋的醜臉打爛。 「獪岳你好漂亮、」善逸才這麼說著,就流鼻血了!?當場被女僕裝扮的獪岳迷得神魂顛倒接下來就在保健室內被女僕裝扮的獪岳搞得不要不要……。 PLUS. 你個小廢物,女僕之類的倒是做得很好嘛!」低頭、親近、張口、啃吻。 BE MY MATE? 善逸被雷擊而覺醒,不過還是那個色大膽小的個性。 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他分明知道自己必須怒力尋找能夠歸屬的omega,如此才可以放棄…… 獪岳沒有意願接受他的咬印也不在乎他的真心,只是將他視為情熱週期的便利的性,然後往往都把他搞得不行不行不行—— 真是窩囊的ALPHA。 總是被這樣子嘲諷,他……跨坐在獪岳的腿膝、埋首於獪岳的脖頸,雙眼熱淚、滿嘴唾液、一口尖牙,舔舐皮膚、吮啃肌肉、咬含繩結與勾玉……拜託拜託求求你求求你接受我接受我、 被抓住頭髮、被提起腦袋—— 「獪獪獪岳、?!」才發現自己整張臉又是眼淚又是口水又是鼻血……?! 「髒死了,蠢貨。 」獪岳隻手掐握善逸下巴,他低頭親吻他。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二則學園文化祭。 一則ABO主題。 簡短的片段集合。 應該都可以是〈成為我的!?〉。 【鬼滅之刃/繼國】私 KIMETSU NO YAIBA - WATASHI 漆黑深夜。 赤紅滿月。 最初與最終的生離死別。 與他雙胞同胎的弟弟僅是衰朽而醜陋的人類。 自己則是獲得久遠與永恆的鬼。 哈哈哈。 巖勝必須邁入至高領域,才得以直視血親手足與自己。 哥哥,我最為深切的期盼,就是了盡職責、不遺憾;如果尚且有幸與您一起老去,那麼也毋須恐懼。 ) 都是如此悽慘的模樣。 未成真的應許以及奢想。 原著漫畫參照。 角色出格留意。 突如其來的百字挑戰。 未果的繼國兄弟。 BE GOOD OR, NOT SO BAD ……AND UNAFRAID!? KIMETSU NO YAIBA - BE GOOD OR, NOT SO BAD ……AND UNAFRAID!? 而且不知所措。 內心不平衡!又不清楚應該採取什麼行動? ii. : KAIGAKU 獪岳被上司當面告知又要臨時召開檢討會議? 「咦?」檢討?獪岳認為自己工作都做得很好;戒慎恐懼而不犯錯,也有所成果,所以怎麼……:「那麼請容許我先聯絡垃、師弟、呃、家裡……」覺得必須告訴善逸,今天不用等待他回去晚餐(但是記得留飯),結果才剛拿出手機……手機就被黑死牟先生一掌打飛摔爛。 iii. : TSUGIKUNI YORIICHI YORIICHI ZEROSHIKI 緣壹不確定為什麼巖勝突然出現、邀約挾持他共進燭光晚餐…… 兄長怎麼中午過後就不需要上班? vi. : AGATSUMA ZENITSU 善逸開始捏飯糰。 已經是逼近午夜,獪岳卻還沒有回來(果然又被追加工作而沒有辦法離開?)…… 除了準備食物,善逸也有點猶豫,是否也應該收拾幾套衣服?一起送過去。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覺得自己需要月、日之呼吸的繼國兄弟連帶影響雷之呼吸師兄弟的獪岳與善逸的相關創作。 乖(或者至少不要那麼壞)……而且一無所畏!?即便嫉妒就是魔鬼。 系列片段:。 BE GOOD OR, NOT SO BAD. KIMETSU NO YAIBA - BE GOOD OR, NOT SO BAD. : KAIGAKU 桑島獪岳面臨重大的考驗! 延攬他進入鬼氏企業上弦部門的黑死牟前輩(不知道打從哪裡獲得啟發……)突然就想要與生家的繼國、遠房的時透修復疏離的親緣關係?! 然後自己也得要共同參與、付出努力?! 獪岳沒有膽量質疑也沒有勇氣違抗黑死牟前輩的決定或者命令…… 意思就是他又已經無條件被歸為「從今天開始與兄弟/親戚和睦相處」的計劃一員。 不容許失敗。 他當真必須和名義兄弟的垃、呃咳咳、……善逸變得相親相愛,否則自己將會遇害。 呃、對了!當中最為悽慘的…… 應該就是五前輩玉壺。 莫名被捲入。 超級無辜。 玉壺原本打算拒絕或者乾脆敲詐一筆,可是收到了來自黑死牟大人的訊息…… 只好無條件進獻。 當天晚上,獪岳帶了六條活生生的肥美鰻魚回去雷門道場。 突然被示好,善逸感覺輕飄飄、過於微妙,幾度以為自己大概就要被做掉 (還是已經被做掉……)?! iii. THE 5TH ARTIST SELF-PROCLAIMED 玉壺THE水產王子忍痛割愛!拿出自己的嘔心瀝血的傑作之水獄鉢、盛裝巨大章魚……親自到府宅配;結果、臭小鬼不僅挑剔食物!竟然嫌棄他的蛸壺! 「這是高端藝術!你們看清楚!這個透光的薄度、顯彩的紋路……」玉壺不禁驕傲、讚嘆自己的技巧! 「不是章魚罐頭嗎?」無一郎回話。 「而且好像漏水了?是不是被章魚觸手的吸盤壓破了?」小鐵表示:「不堪用呢。 」 「水獄鉢主要是純粹欣賞的用途!薄透質感大於硬度!」基於美學考慮,匠心獨具! 「不是拿來養寵物?」無一郎冷笑。 「那是食材!」玉壺認為他們果真就是一個個沒有逛過海港與市場、沒有見過世面與海底奇觀的小屁孩。 「那麼你應該要先處理好啊!水產王子不會殺章魚嗎?」小鐵不是蓄意嘲諷,而是對於料理程序的純粹質疑。 「哎呀!?」於是玉壺還擔當了一日主廚。 : KOKUSHIBO 尚未與自家兄弟取得聯繫,反而收到後輩獪岳匯報(已經順利地與師父和師弟共進晚餐、享用蒲燒鰻魚)、看到下屬玉壺上傳自拍和限時動態(與無一郎、小鐵、鐵穴森夫婦和鋼鐵塚舉辦章魚燒派對)—— 黑死牟目前仍然一無所獲。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覺得自己需要被黑死牟連帶影響的獪岳與善逸、無一郎與小鐵的相關創作。 乖(或者至少不要那麼壞)。 【鬼滅之刃/繼國】晦朔 KIMETSU NO YAIBA - KAISAKU 晦朔(かいさく):みそかと、ついたち。 また、1か月間。 MISOKA 〈月晦〉 雙生其次的弟弟……卻獲得認可和繼承的權利。 日之呼吸成為正統的劍法。 於是繼國巖勝捨棄了自己、家族的姓氏與個人的名字;他將志同道合的親手足、師兄弟盡數殺死。 擁有日輪殊榮的人並不理解他為何選擇黑夜、成為鬼月。 顯然已無所謂。 至此,全部僅是百年以前的、如今不再為人所知的歷史?故事。 他們曾經都是那麼卑微。 不足道的人類。 TSUITACHI 〈朔日〉 討伐變成鬼的兄長。 始終拔刀相向。 即使迷惘。 即使心傷。 屢次面臨生滅的模樣。 逐漸變得不明白。 他為什麼離開? 自己為什麼被留下來? 開始體認,何謂無用之人。 只是緬懷、只是敬愛,對於所失去的人事物,永遠都是不足。 原著漫畫參照。 角色出格留意。 19年7月中對於月、日之呼吸劍士的關係的臆測。 關於黑死牟。 對於繼國巖勝。 這是稍微調整字詞、標點符號與段落的版本。 覺得自己需要起源呼吸使用者兄弟鬩牆的相關創作。 雙生卻是兩極。 生來就在一起,可是卻因為有你所以活不出自己、可是如果沒有你那麼也不可能活下去。 不是不愛而是不夠愛,或是由於還有愛才必須自相殘殺之類的? 最喜歡這種了! 真是的。 五 KIMETSU NO YAIBA - 05 22 kisses. 發覺戀人的個性倒是相當頑硬。 當真生氣了,反而變得……極端冷冰、有意存心地不給予任何回應。 」彷彿占有全世界,真切、安定的感覺,無一郎才意識到自己真是鬆懈;小心翼翼地調整相互位置,避免存在著差異的體型與重量造成所珍愛之人的負擔或是擠壓本身的殘肢……謹慎地坐下,仍舊摟持著他;因為介懷,所以直白:「對不起。 」 「你、」他並未預期時透先生會如此直接地表示歉意? 「我不喜歡被冷落。 會寂寞。 」真是受寵若驚?被觸動而慌亂的心情;短暫失語,反倒突如其來一股貪欲?以安好的手指尖去掀移火男面具;目睹泛淚的眼瞳、緋紅的臉孔、濕潤粉嫩的嘴唇……:「與我親吻。 因為他會害羞、會閃躲。 因為自己僅剩單邊完整的手、無法勉強也不願意脅迫。 「時透無一郎、你休想。 」來來往往、抵抵擋擋,結果又是被輕啄了一次鼻梁。 無一郎與小鐵。 涉及漫畫連載進度第173話當中部分劇情透露(無一郎再次面對黑死牟,就、)。 無限城戰役之後。 DRAFT 【鬼滅之刃/獪善】DAILY LIFE DRAFT KIMETSU NO YAIBA - DAILY LIFE 30 titles. DRAFT for DAY 01-07. 01:相擁入眠 不是自願的,而是被他幹過的廢物體力不足…… 就昏睡過去了。 偏偏那個垃圾入眠之後就特別頑固。 硬是堅持倚靠著他的胸膛! 金黃色的蓬鬆的頭髮蹭得他的皮肉發癢(絕對不會承認自己略為心慌)。 一手攔腰環抱、一手扶按白痴的後腦勺,俐落地連帶著翻身側躺,他才不至於讓愛哭鬼壓床到天亮。 02:一同外出購物 發現兄長正在認真挑選保險套!? 明明從來都不攜帶也不配戴,興/性致上來,就相當直接又非常乾脆……為所欲為。 難道那是為了與其他人 (哪個女生這麼不幸運?!)做愛?! 如此想法猛然激發熱淚。 「獪岳、」想要哭鬧,可是應該如何?爭吵?憑藉怎樣的身份資格?感覺複雜、無從表達;認為不公平,開口了卻依舊只能夠貼心提醒(?):「拿錯尺寸了,你必須購買大一點的……」 「誰說了這是我要用的?」向來都是果斷釋放於師弟的嘴、身上或者體內,現在又不是打算自虐才有所準備:「這是避免你繼續弄髒我的床。 」由於過度頻繁清洗而急速舊爛的被單……目前恐怕也尚未曬乾。 善逸倒是尷尬得想要就地蒸散。 03:半夜一起觀看恐怖電影 垃圾師弟斷斷續續尖叫哀號。 沒有膽量卻堅持觀賞。 整個人稍微受到畫面驚嚇,就渾身震顫、導致手中摟持的一大盆爆米花……到處灑散。 廢物!打算邀請螞蟻入住? 共同收看恐怖電影或是任何節目都沒有什麼好處。 蠢貨又向後依靠——更加倚進他的懷抱。 那麼一頭顏色礙眼刺目的金髮……時不時就撫撩他的下巴、他的臉頰。 04:一方的起床氣 會覺得應該已經習慣了共享著氣息、心跳與體溫迎接早晨?如此想法連自己都會感到過於愚蠢天真。 獪岳不容易入睡,而且極度淺寐;無關疏親遠近,並不主動與人同床共寢;就算才剛做愛,以往也是事後直接將人踹開;關係發展到現在,能夠從他的懷抱當中清醒過來,善逸仍然感覺奇怪!原來自己竟然這麼厲害?與獪岳相倚,極為親密,像似兩把湯匙疊合一起…… 嘻嘻嘻。 再來面對困難……應該怎麼辦?才可以 全身而退安靜地出去房間、準備早餐? 獪岳的休眠品質低落,終於終於終於睡著就特別特別特別喜歡留賴被窩;被吵醒了,絕對就會生氣,半夢半醒的,反而比較詭異…… 「傻笑什麼?善逸。 」一掌向上揉抹蠢貨的嘴臉、五指往下撫摸笨蛋的腰腹臀腿曲線……:「是不是又想要我幹你?」他的鼻尖磨蹭他的後頸、他的手心扶握他的陰莖。 05:做飯 查覺飢餓感,才知道又是應該覓食的時間。 從來不清楚白癡師弟為何總是曉得他當下最渴望吃到某些什麼?我妻善逸分明就是個蠢貨!非常肯定,自己當真相當厭棄本身好惡被人所掌控。 06:大掃除 拳腳相向。 肉搏了一場。 兩人都是輕傷,房間卻是重創……必須更換門窗、桌椅和臥床。 憤恨不滿地獨自開始進行大掃除、整理雜物……混帳!獪岳竟然不幫忙?分明就是那個傢伙最先動口、出手,然後、為什麼只有自己得要收拾、負責? 面對殘局,善逸覺得委屈。 已經很久很久很久不曾如此激烈衝突。 現在、冷靜下來,又害怕不能夠和好、彼此關係會變得比以前還更加糟糕……。 猛然又難過得落下了淚珠。 嗚嗚嗚。 想要張嘴放聲大哭。 」是命令更是邀請。 空間不完全算是狹窄,而是到處散落雜物時不時就造成妨礙——又壓到了、樂、樂高?!腳……喔噢、 「FUCK、」猛然一陣刺疼!幾乎失去平衡——仰躺於下方的白痴以為就要撞頭、搶先人叫鬼吼?——皺眉、深呼吸、握拳捶地,正要咒罵(或者乾脆出手摑打),卻發現……腕臂沾附了相片?「WHAT THE FUCK。 」黏糊的觸感,噁爛。 「啊、是剛才從紙箱裡面掉出來的相片吧?」嘗試性地將一張相片撥撕下來——那是已經高等部入學的獪岳與準備中等部畢業的自己在鬼滅學園校門口的留影——哎?又抽拔了另外一張……這次則是幼稚園時期的照相!超級不敢置信!當真、 「不然呢?你以為我的眼睛瞎了?會不認得我自己收藏的東西?!」一把奪取回來、隨手扔開。 「你確定嗎?畫面中有我啊、」相當質疑。 非常不可以思議。 「……。 」咬牙切齒,不致使自己表現羞恥;由於突然的惱怒,差點就讓某些埋葬於內心裡層的感觸一次脫口而出(這個蠢貨並不需要知道。 也是幸好?笨蛋尚未察覺那些偷拍盜攝的獨照……):「嘖。 麻煩死了。 」抓握善逸、挑捧他的腿膝—— 「等等等!暫停!暫停!」膽跳心驚。 」籌措了預算的錢銀額度、乾淨的換洗衣服和簡單的乾糧食物。 到外頭,就要大展身手!狛治哥哥會將大壞蛋全部打敗,然後快樂平安地回來。 「讓我為您切火。 」從衣袖中拿出打火石、準備儀式。 狛治與戀雪。 江戶時代。 素流道場。 〈白磁與赤座〉系列拾遺。 相關的猗窩座與杏壽郎的部分:〈〉、〈〉。 十八 KIMETSU NO YAIBA - 18 22 kisses. 哀輓過往。 省思歲月。 盂蘭盆節。 「甘露寺。 」輕喚她的姓氏(直呼她的名字?自己還需要幾度呼吸、補足勇氣……)。 「嗯嗯?」由於略為靠近御盆,粉嫩的臉蛋遇熱、變得更加紅通通的。 「後退一點。 留意火焰。 「甘露寺,妳也是。 「我也是?」顯露全然的困惑、失措。 遙遠而且極端。 閃爍的光影、舞曳的火景投映著也幾乎就是吞噬了表情、身形。 甘露寺蜜璃追求個人的、一個人的與每一個人的幸福,成為了柱;挪借自身的未來、擔保他人的現在,受害,仍舊保留憐愛……即使終究將會朽敗、腐壞。 讓我隸屬於妳的餘生。 」伸手、請求。 伊黑小芭內與甘露寺蜜璃。 涉及漫畫連載進度第170話當中部分設定透露(開紋了就、)。 無限城戰役之後的假設和揣測。 答應嘗試一次這個配對。 可是失敗。 被追加了一個元素「愛」。 可是又失敗。 結果也沒有讓蜜璃將伊黑先生放下來。 這是文字原稿。 BATH BE FORE SEX 沐浴洗漱之後,習慣性地測量體重。 」從後向前擁握,他埋首於她的頸窩,他的臉頰摩擦感受她的肌膚、脈搏與溫度。 」 善子啃咬獪岳的指節作為反駁。 結果、 局面又是擦槍走火。 PANTY -HOSE 撩掀制服百褶短裙,善子向獪岳展示——他為她所購買的內褲款式。 過於尷尬,迫切希望趕快結束彼此鬥嘴爭吵所引發的『你敢選我敢穿』、『我要看妳要穿』荒唐事件,可是沒有得到他的任何回答…… 「覺覺得怎樣啦、」好歹說些什麼啊!? 「旋一圈。 」也要看後面。 「你要求也太多了吧!」報怨,不過仍舊順從指示原地回轉;意識到自己未免太聽話?立刻就把裙襬放下! 「是妳問我意見的啊!」讚賞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結果反倒被激怒?該死的醜女!老是影響他的情緒……:「過來。 」 來就來!誰怕誰? 走向床緣、他的面前、獪岳的懷抱範圍裡面,任憑一雙屬於男性的手掌推起、探入女子高中學生的裙底—— 「風紀委員卻這麼情色。 」間隔薄透的布料材質,帶有劍繭的指尖游移於女人最為私密的位置。 「這是你送的!才不是我情色!」氣噗噗地閃躲!惱怒得開始拒絕他的撫摸!不是因為害羞!才沒有害羞! 嘖。 果斷將她整個人托捧起來、讓她兩腳騰空分開——善子幾乎就是擺掛於他的肩膀上方、必須完全倚靠仰賴他的支撐力量——獪岳埋首,他的臉頰磨蹭著少女雙腿內側柔滑軟嫩的肌肉、他的嘴唇觸碰了…… 「等等等一下、這個姿勢太危險了啦!」不想要慘烈地摔倒,就得相擁緊抱——:「嗯啊、」善子沒有意料獪岳這個大混蛋竟然又舔又咬!? 當天事後留下了牙印和吻痕。 接下來半個月,善子都是穿搭黑絲襪上學。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單方性別轉換。 〈二度〉並非正式標題而是文字遊戲。 兩則「雷門道場的我妻善子嫁不出去」草寫內容。 偏離預期設定、不對勁,未採用。 過得太爽。 實在不像樣。 【鬼滅之刃/實玄、獪善】說、什麼!? KIMETSU NO YAIBA - SAY SOMETHING!? 以散稿來嘗試了兩下被推薦的文字圖片製作網站:。 這是文字原稿。 I Love him. 」麥克風扔開,轉身就走。 :「拜託您向我妻同學說一句好話。 」揭告著某種情欲也預示了一場腥風血雨。 「咦、」玄彌完全可以想見我妻看完本次收錄畫面的表情臉色……應該就是火紅、鐵青與錯愕。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有、無血緣關係的兄弟。 不死川老師的回答直接、方式不正確。 獪岳學長完全就是不滿和欲求不滿。 實用,就是字體不完全相容。 據說那是為了不影響到她的劍技與跑速。 善子不甘不願地被說服(獪岳師兄的表情超級恐怖);可是當前田先生將中長裙更改為短褲的時候,獪岳師兄的臉色還是非常臭。 原著漫畫參照。 平行宇宙設定。 角色出格留意。 單方性別轉換。 某篇致鬱傾向的作品的片段。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tbc.。 十二 KIMETSU NO YAIBA - 12 22 kisses. 」皮肉略為發麻,尚且觸感著殘存的風壓。 唉、無奈……:「只有蠻力,準度實在悽慘得可以。 」 「啊哈哈!教練也說過了一模一樣的話!」開懷大笑,接著又是力邀:「不是一直都拜託你過來打排球嗎?成為我的二傳手吧?」 「癡心妄想。 」幾句對話令人乏力?嘆息:「我可是弓道部的部長。 」況且、真正的難處並不僅是運動項目的差別或者頭銜連帶的職責與地位的棄捨…… 「我也是排球隊的隊長!」陳述事實的方式就是態度大大方方、颯爽、開朗。 「……女子排球隊的隊長。 」不是補充說明,而是提醒:「都要頭疼。 妳到底有沒有意識到我是個男生?」撈起腳邊的排球,卻發現附著球體表面的塵土也沾黏了他的指頭、嘖!立刻顯露厭惡! 「哈哈、當然有啊!就算小羽神經質又公主病,你仍然還是相當帥氣又充滿魅力的男生。 「愛乾淨不等於公主病。 」直接歸還排球,嘗試拒絕她的拉拉摟摟……未果。 她分明那麼纖細,又並非三頭六臂,竟然如此怪力!?「放手。 制服會變皺。 」逼迫自己去思考摺痕或者汙垢、勉強自己不在意被擁抱的感受……阿丸既難纏又麻煩,卻很溫暖也好柔軟。 「來不及了。 已經皺巴巴的。 」就更加理所當然地與他指掌交扣、拉手,以臉頰去磨蹭他的指尖與關節、以嘴唇去碰觸他的手背與腕臂……:「實在太可惜了。 矢琶羽與朱紗丸。 學園少男少女。 第二次嘗試這個配對。 沿用自己先前於〈〉內所私心的設定。 【鬼滅之刃/無鐵】無 BIRTHDAY FIC. 查覺時透先生又是側垂著腦袋、若有所思地凝望著斷失了指掌的腕臂……發呆? 小鐵擺置茶點於桌几,開始撿集散落在榻榻米上面的紙張,然後與時透先生相倚;自己清楚他是如何受創,卻怎麼也沒有辦法真切地體悟損傷所具有的意義。 即使可以嘗試盡量給予,實際並未能夠彌補任何失去…… 「原本打算摺紙。 」 小鐵知道另外一位時透先生、銀杏以及那些相關於景信山的曾經。 放下紙張、捧起天才劍士的雙手……一左一右。 無與有。 「你這個傢伙真是意外地笨拙。 剩下的完整的右手拿不穩筷子也寫不好國字……恐怕除了把持日輪刀,其他的事情再簡單都做不到。 我相信有一郎先生始終都是希望您能夠安好。 不努力振作,反而讓自己從無限可能退縮成為無能,未免太令人難過?」 「有一郎才不會難過。 」回握,接著反駁:「他會發火。 」記得哥哥總是凶巴巴的,而且相當毒舌……當初的無一郎覺得委屈,略微恐懼、滿懷猶豫,徹底誤解了有一郎的悲憤以及苦心。 「是我也會發火。 」謹慎地觸摸……殘存的膀臂;充滿憐惜。 「不,小鐵分明就是放聲大哭。 成雙成對的。 「我喜歡紙飛行機。 」不是建議,而是指意。 「又不全是為了您所準備的。 」 「另外一個呢?」他期待聽見小鐵表示﹝那個是獻給無一郎先生的﹞。 「想要就必須以您所喜歡的紙飛行機來交換。 」遞予紙張的同時間,小鐵提出條件。 原著漫畫參照。 角色出格留意。 無限城戰役過後。 霞柱退休。 失去了左手。 關於無與有。 折鶴是祈願與思念。 以紙飛行機來交換,給予祝福、獲取心上人所喜愛的事物(順道達成一丁點微小的報復?)。 以自己所私心的配對來慶祝「8月8日時透雙子誕生日」。 也遲了,可是希望能夠祝賀。 生日快樂。 十三 KIMETSU NO YAIBA - 13 22 kisses. 難得好天氣,臨時起意——決定要野餐,準備了簡單、便於攜帶與食用的三明治與茶點…… 「各位觀眾——哈啊、這個就是傳說中、對分技法!」善逸放聲大喊,就將海苔三角飯糰從中一分為二?讓炭治郎、禰豆子和香奈乎也跟著一陣讚嘆。 「不要玩食物啦!」小葵認為還是必須勸阻一下?儘管她也是感覺相當驚訝……望著自己手心中的圓形米丸,詫異原來當真可以那麼整齊地平分對半? 「妳不吃嗎?就給我吧!」伊之助張嘴就把小葵的午餐一口啃掉、吐舌也將殘存於她指尖掌腕的醬汁飯粒依序舔去—— 「伊之助?」心跳瞬間加速、體溫立刻升高,她緊張得忘記尖叫—— 「炭治郎你看!一隻豬他又搶飯!」善逸激烈指出!羨慕!嫉妒!嗚嗚嗚~~可惡!自己也超級希望被餵食!眼神熱烈地凝視著禰豆子—— 「善逸還想要再來一顆嗎?我的飯糰給你吧!」炭治郎開朗地呈上他的便當;如此慷慨的舉動引起效仿——香奈乎與禰豆子分別奉獻三明治和麵包。 「謝謝、啊、不對!」為什麼都誤解?善逸的重點不是肚子餓也不是餐點的種類! 「……」小葵想要反駁——我妻同學也是完全搞錯——她才沒有餵食伊之助大豬頭,而是他把她的飯糰咬走,還有、手……終於意識到應該閃躲,卻被掌握!? 「下次再讓妳餵。 」他告訴她:「記得我要吃天婦羅的口味。 伊之助與葵。 學園少男少女。 十四 KIMETSU NO YAIBA - 14 22 kisses.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聽起來就不是人類啊————!!!!為什麼道場裡面會有那種東西?!爺爺呢?不會已經被——! 「不要啊啊啊————爺爺您在哪裡啦!?」沒有忍住尖叫!在房屋內奔跑、尋找……找不到!?緊張得一頭汗水!驚嚇得滿臉眼淚!喘氣、過度呼吸、聽見了沙泥流漏的聲音?已經非常逼近!呀、是他的呼喊把妖怪給吸引過來了嗎?立刻摀嘴!趕緊躲進櫥櫃!怎麼辦?怎麼辦?什麼狀況?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是打算要舉行生日慶祝,現在卻竟然出現了怪物、 突然一隻手臂貫穿櫥櫃、捕抓他的小腿—— 「呀呀呀呀————!!!!」連人帶門、整個人被拖出來、櫥櫃的半扇門被撞壞!他要死不活地雙腳踢踹卻完全掙脫不開!反倒被扔甩、被踏踩……沒有就此輕易放棄掙扎,在地面上連滾帶爬、唉唉叫叫——直到發覺自己朝著牆角?果然!就是個大笨蛋! 「蠢貨。 」冷笑著鄙視他抱頭瑟縮發抖於角落。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更加清楚地聽到流沙、相當驚恐地看見非人怪物的利爪、獠牙……蒼白的面孔兩側皆有兩道斑痕、深綠的眼珠左右各是〔上弦〕與〔陸〕的刻文! 「沒有那麼容易。 」蹲跪於他的前方,以便審視他的模樣;五指一把掌握稻穗金黃色澤的頭髮、哈、這次真是天生的稻穗金黃色澤的頭髮……:「真是久違了,善逸。 「倒是變得比較勇敢了?」順勢壓按、直接將善逸的腦袋撞向牆面。 」拉起善逸的腕臂、交還善逸的武器:「這是你的日輪刀。 」從屬於曾經的師兄弟。 成雙卻互為對比。 「什、什麼?」錯愕、困惑?面對著金的點綴與白的基調、被予以了一把真實的太刀…… 「當初你可是揚言要與我並肩作戰啊!重拾七之型的劍技了嗎?」迫使善逸收下日輪刀;向前倚靠,不准許他擁有任何機會逃跑。 「哈?」搖頭、搖頭,完全不明白怪物正在說什麼話。 爺爺勉強他學習的雷之呼吸劍型……分明只有六種? 「你最好不要讓我一直等待。 不可以這麼怕鬼!」慈悟郎對著徒弟敲敲打打、責罵:「獪岳你也別忘記自己答應過不會再吃人。 這次千萬不要又背叛老夫我對於你的信任。 」 「啐、不過是幾滴血,就這麼寶貝!?」對。 的確,如此珍貴。 獪岳才願意保存著我妻善逸的日輪刀、蟄伏於雷門道場、隱忍需要、懷抱奢想。 獪岳與善逸。 鬼的餘生與人類的轉生。 二十 KIMETSU NO YAIBA - 20 22 kisses. 決定性的夜晚。 即將邁向更加親密的發展——跨越現有的關係,不會再形似於兄妹或者姊弟;雖然仍舊作為家人,但是卻不需要繼續隱瞞戀心——注視著她側坐於臥床,他竟然開始感到緊張、恐慌……怯場!? 那是自己歷經死生才相遇又重逢的少女。 百年前後的念想……儘管得以延續,他忽然覺得不能夠承載感情的重量。 「吶、錆兔也知道我的『傷痕』嗎?」微笑、彎曲雙腳,環抱著腿膝、蜷縮起身體;不是果斷的婉拒,而是細小的憂慮……:「你……會不會介意?」 「我、」十分清楚,她所謂的『傷痕』與他所知的『傷痕』並非完全相同的領悟;真菰所擁有的傷痕,確實就是肢體慘遭撕裂拉斷之後的殘印……那是來自過去、最終選別的結局;現在的她並不曉得以往的故事,也缺乏相關的智識、 「先前做了一場夢。 當中、」突兀地談論,緬懷的口吻:「變成孤兒的我幸運地被相當年輕的鱗瀧老師收養了,而且還學會了一套可以驅除吃人惡鬼的呼吸法呢!」左手的食指與將指——構成了英文V字母的形式——分別觸及著鼻尖與唇角;莞爾地透露著些許的自豪? 「……、」錆兔喪失言語,聆聽著真菰柔緩地陳敘,他逐漸不敢肯定那是夢境?還是再現或者重見於夢中的情境? 「夢裡面的我真的很仰慕鱗瀧老師!即使明白自己不會成為劍士,依然去參加了考試……撞見成堆手臂的異形怪物,聽到他對於老師的侮辱,就變得超級生氣!無法正確地呼吸,結果雙手和兩腿……都被拔開捏碎。 」主動撩掀自己所穿著的連身睡衣的襟袖與裙襬,讓肩頭和大腿根部顯露出來……:「嗯、或許那個就是這些『傷痕』的成因?」 某種假設。 如果……她發現自己的推斷與歷史的事實吻合,那麼—— 下意識地觸碰臉頰、一道疤……再次創傷,他才得知自己的過往。 由於事故,重新成為了錆兔。 真菰、她今次所獲得的血肉以與生俱來的形式代為封存此前臨終的痛苦;無記憶,也不必要經歷,而是作為胎記、珍貴的痕跡…… 「呀、錆兔是第一次看到我的『傷痕』吧?」驚訝又尷尬:「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忙亂地整齊睡衣、著急地遮掩自己,就要站起來、離開—— 錆兔將真菰推倒於臥床,讓她的雙腳搭掛在他的肩膀、任她的十指抵按著他的胸膛…… 「妳……會不會介意?我的臉頰、我的創疤。 」以同樣的詞句來反問她。 「我才不會介意!」秒數答覆! 「我也不會介意。 」不,事實則是異常地在乎;反而偶爾會慶幸自己能夠藉此進行確定、滿足私情(兩人重識相逢,不基於她又面臨死亡的情景……目前的真菰並未失去手腳,從來都是完整安好):「——傷痕、胎記都不曾改變我喜歡妳。 錆兔與真菰。 有、無前世記憶的少男少女。 二十一 KIMETSU NO YAIBA - 21 22 kisses. 校際馬拉松賽跑。 半途中不小心跌倒。 儘管並未悽慘地摔跤,卻還是扭傷了左腳。 坐於路肩圍欄、等候;沒有預期他的出現、前來援救!? 「我是體育老師。 」察覺她的驚訝、直接地應答;彷彿那是最為合理的解釋。 「學生傷病的狀況不是應該由保健老師來處理?」也是非常明確地質疑。 「……。 」不知道如何回覆詢問。 果斷決定優先檢查患部之後再來爭論。 下意識地皺緊眉頭。 」窘困,卻是敢於點頭承認。 他的確不清楚如何免除她的傷與痛苦。 「試著親一下,接著使用『痛痛飛走了』的咒語吧?」惡趣的建議。 義勇與忍。

次の

宇髄天元(うずいてんげん)の嫁は3人いる!命より大切な妻たち【鬼滅の刃】

宇髄天元 弟 上弦

「音柱」の二つ名を持つの剣士。 身長はには珍しい六尺(約180センチメートル)以上という長身で筋骨隆々という、恵まれた体躯を持った伊達男。 輝石をあしらったを着け、ファッション風の化粧をした派手好きな性格で、「 派手に」が口癖。 更に自らを 「派手を司る神」(=祭りの神)と豪語する。 また、彼の語彙においては 「地味」は罵倒の範疇に入る(本編中でも敵に対して「地味に死ね!」と罵っている)。 その徹底した派手好きぶりから、 一部の読者からは「派手柱」とも呼ばれる。 しかしその実、部下の命を無下に扱うような行いをするようなことは絶対になく、任務の中で善逸からの連絡が途絶えた際には直ちに私情を優先して下級隊士である炭治郎たち三人を巻き込んだ事を謝罪し、炭治郎と伊之助に 生き延びる為に逃げる様に命令している。 "上弦の陸"との戦いにおいて、炭治郎達の働きがその勝利に貢献した事との力で体内に打ち込まれた毒を除去してもらったおかげで一命を取り留める事ができた事から、以降は二人を自分のということにして彼らを擁護し、その後炭治郎と再会した時には大いに喜んでいた。 なお、素顔(化粧を落として装飾を取る)は非常に整っており、色町の女将が思わず顔を赤らめる程のである(ただし本人曰く 「地味なので不本意」)。 その姿は平時の宇髄からは想像もつかない程であり、つまるところ忍者の 隠行の術の効果を発揮している(通常の忍は潜伏時に『口に綿を含んで顔の輪郭を変える』『付けホクロ』『眉を剃って描く』などによって顔の印象を変えることで隠行を成す)。 だが、わざとやったのか 炭治郎たちを女装させて遊郭に潜入させる際に施した白粉はかなり下手くそで、仲居さん達から「不細工に見える」と酷評された。 (これに関しては 「素材が良すぎて普通にやると任務に支障が出るレベルの美人になりかねないと思い、意図的にやったのでは?」とも言われている) (素顔が)美形な妻を三人娶っており、階級も高い事から善逸は全力で嫉妬している。 ちなみに妻が三人いるのは、別に女好きというわけではなく、忍の里では一夫多妻が風習で、十五になると、里長から三人の妻を相性を考えて宛がわれるからという理由がある(ファンブックより)。 能力 才能という面で見ると、実は他の柱ほど恵まれているわけではない。 そのことは後述する通りに宇髄自身が深く自覚しており、実際、""を相手に一人の死者も出さず""を相手にしてあと一歩で頚を斬れていたに比べて、"上弦の陸"を相手に一人では押されていたことから、単身の実力で言えば他の柱には劣ると思われる。 身体能力 鍛え抜かれ選び抜かれた鬼殺隊士の身体能力は常人の比ではなく、更に後述の「法」により瞬間的なブーストをかける事で鬼と渡り合えるほどの身体能力を得ることが可能となる。 反面元・忍として屈強な体躯に裏打ちされた身軽さや素早さにおいては、炭治郎ら下級隊士では太刀打ちできない程である。 更には歩くたびに揺れて音を立てる装飾を全身に身に着けているにもかかわらず、同じく炭治郎たちは声をかけられるまで接近に気づく事すらできなかった。 指揮能力 忍者の 頭領として訓練を受けた経験も相まって前線においては 極めて優秀な戦術指揮官としての能力を有している。 この指揮官としての能力を駆使して三人のくノ一を通常サポート要員としつつ、若輩の剣士であっても実力が相応であれば、彼らを巧みに促し実力以上の戦闘力を引き出しながら小隊~中隊を即時編成してとも互角以上に渡り合う。 元・忍者として様々な特殊技能を有しており、世事にも明るい。 鬼との戦闘においては薬物知識から調合した毒薬や爆薬を用いる。 また、長年の訓練によって自身の薬物耐性も通常の隊士より遥かに優れる。 なお毒薬の効果についてはあくまでも対人用の知識をベースとしているため、鬼殺専門で研究を行っている程ではないようである。 聴覚 音の反響を聞いただけで上階の構造、人間や物体の立体配置を正確に把握できる程に 聴覚が優れているため、戦闘のみならず諜報活動にも優れる。 その他、持ち。 譜面 聴覚と指揮官能力を統合した戦闘計算式。 鬼の行動動作の律動を読み、音に変換する事で攻撃・防御の癖を正確に把握し、唄に相の手を入れるが如く、自小隊(中隊)の反撃を織り込む。 隊の攻防両面を底上げできるため、格上の鬼が相手であっても勝機を見出せるが、律動の把握に時間がかかるのが難点。 特別な繊維でできており、通気性はよいが濡れ難く、燃え難い。 雑魚鬼の爪や牙ではこの隊服を裂く事すらできないほど頑丈。 宇髄は恵まれた体躯・太い二の腕に合わせた袖なしの特別な形状の隊服を着用している。 かすがいがらす。 人語を解し、話すカラス。 各鬼殺隊士にあてがわれており、どこからともなく現れ、隊士に任務地やその地で起きている怪異を伝える。 宇髄のカラスは 超オシャレ。 カラス界のファッションリーダー。 とにかく派手。 9巻で三人の妻共々設定が公開されている。 担当教科は美術。 生徒に付けられたあだ名は 「輩先生」。 「芸術は爆発だ」と叫び、 ダイナマイトで美術室を破壊した。 歌舞伎町の抗争の際に現場で目撃された、高校時代は番長をしていて、めちゃくちゃ喧嘩が強いらしいなどの噂が流れている模様。 三人の妻達はそれぞれ売店(須磨)と食堂(雛鶴&まきを)に勤務しており、 「売店と食堂に降臨する魅惑のくのいち」というあだ名を男子生徒から付けられている。 本編と同様にモテモテなようで、公式ファンブックに掲載された特別描き下ろし漫画では、バレンタインのチョコ獲得数は 57個だと表記されている。 モテるための秘訣を訊きに来た善逸に対して、 「幼稚園から小・中・高までは足が速けりゃいい」「大学からは金さえ持ってりゃ女が群がってくる」とある意味一番現実的なアドバイスを返していた(しかし炭治郎からは 「そんな方法じゃ真実の愛は見つからないと思います」と言い返されている)。 学生バンド「」の担当。 唯一の教師メンバーである。 余談 上述したようにとても身長が高いためか、柱のアクリルスタンドで悲鳴嶼と宇髄以外の価格は一律 800円であるのに対し、宇髄のアクリルスタンドの価格は 900円となっている(悲鳴嶼は1000円)。 また197話にて失ったはずの左腕が描かれ「鬼化説」や「新上弦の伍が入れ替わった」などと騒がれたが、普通に 作画ミスであることが後に判明した。 関連イラスト pixivision• 2020-07-17 14:00:00• 2020-07-17 13:00:00• 2020-07-16 18:00:00• 2020-07-16 17:00:00• 2020-07-15 18:00:00 人気の記事• 更新された記事• 2020-07-17 16:19:38• 2020-07-17 16:18:32• 2020-07-17 16:14:23• 2020-07-17 16:12:46• 2020-07-17 16:05:00 新しく作成された記事• 2020-07-17 15:48:54• 2020-07-17 15:31:40• 2020-07-17 15:10:51• 2020-07-17 15:05:21• 2020-07-17 14:59:35•

次の

宇髄天元(うずいてんげん)の嫁は3人いる!命より大切な妻たち【鬼滅の刃】

宇髄天元 弟 上弦

虐虐甜甜故事... 當幾年後Jack Benjamin被從那個小房間放出,他決定利用一次出使Gath的機會策劃逃亡...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 中也與偵探社在臨海旅館相遇,雙黑一邊度假一邊解決事件的故事。 溫馨正經向,HE。 WILD ADAPTER 久保時 疾暴執行部 同人誌 女性向 歐美影劇類 只是想畫長髮魁而出的新刊??? 暗巷組 gradence 同人誌 一般向 線上遊戲 陰陽師私設服裝插畫集,全年齡向。 偶像夢幻祭 あんスタ 合奏明星 ES IDOLISH7 アイナナ 偶像星願 周邊 女性向 其他 IDOLISH7 アイナナ 偶像星願 Re:vale 周邊 女性向 其他 偶像夢幻祭 あんスタ 合奏明星 流星隊 周邊 女性向 其他 A3! 秋組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A3! 偶像夢幻祭 あんスタ 合奏明星 ES IDOLISH7 アイナナ 偶像星願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IDOLISH7 アイナナ 偶像星願 TRIGGER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偶像夢幻祭 あんスタ 合奏明星 Knights UNDEAD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A3! 復仇者聯盟 蜘蛛人 同人誌 一般向 歐美影劇類 歐美影視MIX校園歡樂本 復仇者聯盟 新世紀福爾摩斯 哈比人 漢尼拔 X戰警 雷神索爾 同人誌 一般向 歐美影劇類 就是個彼得屁孩跟一堆爸爸們? 的故事 蜘蛛人 鋼鐵人 美國隊長 B45 有新品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明信片 鬼滅之刃 周邊 一般向 明信片 A3! 瑠璃川幸 向坂 椋 周邊 一般向 明信片 A3! あんスタ 合奏明星 偶像夢幻祭 Knights 周邊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 周邊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好預兆. GOODOMENS. 不可言說夫夫 周邊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好預兆. 不可言說夫夫. 那個時候的瑞斗放出了蛇妖,並正研究自己的身世。 三角與三角國王 壓克力耳環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A3! 遊戲組 壓克力耳環 周邊 一般向 徽章 MARVEL 鋼鐵人 蜘蛛人 神秘客 SPIDER-MAN IRON MAN MYSTERIO 返校日 離家日 周邊 一般向 徽章 周邊 一般向 別針 MARVEL 你友善的好鄰居 鋼鐵人蜘蛛人師徒組 SPIDER-MAN IRON MAN 周邊 一般向 小卡 MARVEL 鋼鐵人蜘蛛人師徒組 SPIDER-MAN IRON MAN 蜘蛛小褲褲死灰復燃 Underoos! Return! 周邊 一般向 別針 玻璃獸Niffler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 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 周邊 一般向 別針 MARVEL SPIDER-MAN 蜘蛛人 你友善的好鄰居 周邊 一般向 別針 玻璃獸Niffler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 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 周邊 一般向 明信片 蟻人與黃蜂女 Ant-Man and the Wasp 夏天就是要來瓶可樂 明信片 周邊 一般向 別針 Bravest Warriors 無懼勇士 Catbug 貓貓蟲 Bee and PuppyCat 小蜂與狗貓貓 PuppyCat 狗貓貓 歐美卡通 周邊 一般向 別針 Monsters University 怪獸大學 Mike 麥克 大眼仔 怪大 歐美卡通 周邊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おそ松さん 小松先生 阿松先生 おそ松 十四松 馬鹿松 壓克力吊飾 周邊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ユーリ!!! 超蝙 SUPERBAT 超人 蝙蝠俠 DC 生子 周邊 新品 女性向 杯墊 超蝙 超人 蝙蝠俠 SUPERBAT 周邊 新品 女性向 其他 超蝙 超人 蝙蝠俠 SUPERBAT 周邊 新品 女性向 其他 超蝙 超人 蝙蝠俠 SUPERBAT 周邊 女性向 其他 超蝙 超人 蝙蝠俠 SUPERBAT 周邊 女性向 其他 超蝙 超人 蝙蝠俠 SUPERBAT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超蝙 超人 蝙蝠俠 SUPERBAT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哈利波特 石內卜 石內卜教授 周邊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哈利波特 石內卜 石內卜教授 周邊 女性向 貼紙 超蝙 超人 蝙蝠俠 SUPERBAT 周邊 女性向 酷卡 蝙蝠俠 夜翼 紅頭罩 紅羅賓 羅賓 布魯斯 蝙蝠家 batfamily C62 有新品 同人誌 女性向 小說類 HP鹿犬 JPxSB 哈利波特 天狼星 詹姆 鹿犬 Sirius James HP Harry Potter 周邊 新品 女性向 布製手提袋 哈利波特 天狼星 詹姆 鹿犬 Sirius James Harry Potter 靈魂雙子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哈利波特 天狼星 Sirius HP Harry Potter C63 有新品 同人誌 一般向 歐美動漫類 STEVEN UNIVERSE SU 卡通頻道 CN 史蒂芬宇宙 神臍小捲毛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其他 Steven Universe 史蒂芬宇宙 神奇小捲毛 周邊 一般向 胸章 Steven Universe 史蒂芬宇宙 神奇小捲毛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Steven Universe 史蒂芬宇宙 神奇小捲毛 周邊 一般向 小卡 Steven Universe 史蒂芬宇宙 神奇小捲毛 周邊 一般向 貼紙 Steven Universe 史蒂芬宇宙 神奇小捲毛 周邊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Steven Universe 史蒂芬宇宙 神奇小捲毛 周邊 一般向 別針 Steven Universe 史蒂芬宇宙 神奇小捲毛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Steven Universe 史蒂芬宇宙 神奇小捲毛 周邊 一般向 貼紙 原創 球球動物 周邊 一般向 徽章 原創 球球動物 周邊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原創 球球動物 周邊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bee and puppycat 蜂妹與狗貓貓 周邊 一般向 徽章 Steven Universe bee and puppycat 史蒂芬宇宙 蜂妹與狗貓貓 神奇小捲毛 周邊 一般向 其他 星蝶公主 周邊 一般向 布製手提袋 Star vs. 一般向 自創 奇幻 BG 原創 同人誌 一般向 原創類 一般向中心,以自創故事為主。 一般向 自創 奇幻 BG 原創 同人誌 一般向 原創類 一般向中心,以自創故事為主。 一般向 自創 奇幻 小說 原創 同人誌 一般向 原創類 一般向中心,以自創故事為主。 一般向 自創 奇幻 漫畫 原創 同人誌 一般向 原創類 一般向中心,以自創故事為主。 好預兆 好兆頭 同人誌 一般向 原創類 歡樂向 原創. 萬聖節. Good Omens 好預兆 同人誌 女性向 歐美影劇類 兩人初遇於人間初雨相識的前情與後續,附帶些許歡樂智障小短篇。 飄策 金光 公子開明 鬼飄伶 吸血鬼 同人誌 女性向 綜合動漫類 病毒入侵!細胞警報!莫名散播而來的丘比特病毒,免疫部隊們將如何對抗? キラ白 工作細胞 白血球 殺手T 同人誌 女性向 布袋戲類 甜蜜蜜到處飄愛心、甜死人包蛀牙的本。 weebly. 入間くん 卡魯耶格 歐佩拉 同人誌 女性向 歐美影劇類 GoodOmens 好兆頭 好預兆 同人誌 女性向 綜合遊戲 鶴一期 刀劍亂舞 鶴丸 一期一振 鶴一 鶴一期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其他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杯墊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車票卡套子 周邊 新品 女性向 徽章 HazbinHotel Alastor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徽章 HazbinHotel Alastor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HazbinHotel Alastor Lucifer 蘋果廣播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入間同學入魔了 魔入りました! 入間くん 卡魯耶格 歐佩拉 周邊 新品 女性向 壓克力吊飾 入間同學入魔了 魔入りました! 一樣是溫馨走向,前後集不影響劇情,可單篇閱讀!!! CWT35 自創 繪本 手繪 同人誌 一般向 原創類 一個ALICE、羊駝、女王的溫情? the Forces of Evil Queen Moon 歐美 動畫 周邊 一般向 小卡 星蝶公主 公主闖天關 SVTFOE Star vs. R18 及影 未來捏造 Haikyuu! 超自然 驚悚 殭屍 喪屍 世界末日 大學 原創 英國 同人誌 女性向 原創類 末日系列「學者組」前傳:1930 年代,年輕的費迪南和伊萬在大學城共度五月節,兩人宿命糾纏(?)的起源。 超自然 驚悚 殭屍 喪屍 世界末日 大學 原創 英國 同人誌 女性向 小說類 與林湖(Lake)的主題性雙人合誌!怪獸+偵探:三個關於福爾摩斯星系與有龍存在的宇宙碰撞的故事。 龍 魔法 福爾摩斯 奇幻 科幻 都市 倫敦 旅行 同人誌 女性向 歐美影劇類 BBC Sherlock 既刊逆泳者系列《阿努比斯注視下》的後續番外,1992年,16歲的夏洛克在撒哈拉沙漠中再次與約翰重逢的故事。 倫敦 Sherlock BBC 福爾摩斯 清水 穿越 AU 同人誌 女性向 原創類 「殭屍世界末日前一個月,古老大學城宿舍裡發生的怪事」,女性向原創小說本 超自然 驚悚 殭屍 世界末日 大學 原創 英國 自創 同人誌 女性向 原創類 「在古老大學城的殭屍世界末日」,女性向原創小說本 殭屍 世界末日 大學 原創 英國 自創 喪屍 驚悚 周邊 一般向 明信片 超自然 驚悚 殭屍 喪屍 世界末日 明信片 復古 英國 D79 有新品 同人誌 女性向 小說類 原作清水向 BE故事 全職高手 葉修 蘇沐秋 傘哥 修傘 傘修 蝴蝶藍 同人誌 女性向 小說類 清水向;原作世界背景。 一次地下賽結束返家時,兩人在路上遭搶劫的小故事 全職高手 葉修 蘇沐秋 傘哥 修傘 蝴蝶藍 同人誌 女性向 線上遊戲 相愛相殺不BE 你在說啥鬼? 每一個委員們,都帶一點小故事在每一張插畫裡面,有趣又歡樂的情景,享受畫面中的小故事喔! 6 NO. 6 ネズミ 紫苑 未來都市NO. 6 周邊 女性向 小卡 青驅 青之驅魔師 周邊 一般向 卡片 未來都市 NO. 5 捍衛任務 John Wick 你殺我狗我殺你全家 同人誌 女性向 歐美影劇類 伊利亞堅持要做舒芙蕾的故事 噢相信我,這是影集劇情 荒唐 同人誌 一般向 原創類 遊記本 巴黎 倫敦 同人誌 一般向 歐美影劇類 福爾摩斯 Sherlock Holmes 同人誌 女性向 歐美影劇類 The Man From U. 影集版 The Man From U. 艾魯多X君達 少。 18禁。 18禁。 卯月新 皐月葵 師走驅 如月戀 胸章 徽章 周邊 一般向 紙膠帶 原創 紙膠帶 日本 和紙 文具 DIY 彩帶 生日 周邊 一般向 紙膠帶 原創 紙膠帶 日本 和紙 文具 DIY 花草 植物 周邊 一般向 明信片 原創 明信片 文具 收藏 花草 植物 少女 周邊 女性向 其他 同人短篇小說 無料 宣傳單 周邊 一般向 紙膠帶 原創 紙膠帶 日本 和紙 文具 DIY 花草 植物 周邊 一般向 紙膠帶 原創 紙膠帶 日本 和紙 文具 DIY 花草 植物 周邊 一般向 紙膠帶 原創 紙膠帶 日本 和紙 文具 DIY 花草 植物 周邊 一般向 紙膠帶 原創 紙膠帶 日本 和紙 文具 DIY 花草 植物 周邊 一般向 胸章 月歌 ツキウタ。 R18 同人誌 女性向 JUMP系 三年生畢業的隔年,因為戀情見光死而分手的東西,十年後在東京偶遇,重啟戀情的故事。 HQ 東西 排球 排球少年 東峰旭 西谷夕 周邊 女性向 明信片 MHA 爆切 切爆 F36 同人誌 新刊 女性向 綜合動漫類 加洛里歐 里歐加洛 加里加 F37 同人誌 一般向 小說類 ---「最喜歡你了。 」 約定的夢幻島 約ネバ 諾艾 同人誌 一般向 小說類 ---「屬於你們的戀歌宣誓。 」 戀與製作人 白起 同人誌 一般向 小說類 犬夜叉,殺鈴,殺生丸X鈴,清水向,BG, 同人誌 女性向 綜合遊戲 ---「逆風而行,但心向往彼此。 遊戲原作故事為衍生,從相遇到萌生好感,逐漸自覺彼此感情的兵皇。 希望絕望,僅在一線。 STONE dcst 千空 百夜 同人誌 新刊 女性向 JUMP系 新石紀 Dr. stone dcst 千幻 千空 淺霧幻 無差 正經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杯墊 新石紀 Dr. stone dcst 千幻 周邊 新品 一般向 壓克力吊飾 新石紀 Dr. STONE dcst G08 同人誌 新刊 一般向 綜合遊戲 林克中心、全年齡歡樂向 林克 薩爾達傳說 曠野之息 BOTW G12 有新刊 有新品 同人誌 新刊 一般向 綜合動漫類 古雷和加洛偽親子中心 簡單來說就是古雷多出了兩隻加洛的故事,古雷從頭到尾頭都很痛,三隻加洛雖然都不同但都是天使 自己講 普羅米亞 加洛 古雷 古雷加洛親子 同人誌 新刊 女性向 JUMP系 想跟暗戀對象間接接吻的心機典明反被灌酒而後對暗戀對象醬醬釀釀的故事。 on ICE ユーリ!!! 砂糖 赤新 赤柯 同人誌 女性向 綜合動漫類 M22後的一場夜間兜風,往安柯方向疾駛而去的解讀版本小故事。 內容不太小薄本的一本小薄本。 是個以孩子們的祕密為出發點的故事。 時間點在談無慾失明又重傷,等種種事情結束之後,私設被帶到琉璃仙境調養。 肉糧本故事。 教學意味哏。 OOC有,不適者慎。 傻白甜非常。 正劇衍生,月修中心。 強迫梗有,但依然純愛中心。 OOC有,不適者慎。 血不染私設定人格異常化。 孟少飛 趙立安 Jack 飛唐 立克 周邊 一般向 鑰匙圈 鬼滅之刃 竈門炭治郎 竈門禰豆子 我妻善逸 嘴平伊之助 富岡義勇 煉獄杏壽郎 胡蝶忍 周邊 一般向 抱枕 陰陽師 八岐大蛇 不知火 周邊 一般向 束口袋 陰陽師 八岐大蛇 不知火 周邊 一般向 掛軸 陰陽師 八岐大蛇 不知火 周邊 一般向 束口袋 戀與製作人 戀與 周棋洛 周邊 一般向 束口袋 戀與製作人 戀與 許墨 周邊 一般向 抱枕 戀與製作人 戀與 周棋洛 周邊 一般向 抱枕 戀與製作人 戀與 許墨 周邊 一般向 馬克杯 戀與製作人 戀與 周棋洛 周邊 一般向 馬克杯 戀與製作人 戀與 許墨 周邊 一般向 掛軸 戀與製作人 戀與 周棋洛 周邊 一般向 掛軸 戀與製作人 戀與 許墨 周邊 一般向 掛軸 戀與製作人 戀與 周棋洛 周邊 一般向 掛軸 戀與製作人 戀與 許墨 周邊 一般向 掛軸 戀與製作人 戀與 白起 白飛飛 周邊 一般向 掛軸 戀與製作人 戀與 白起 白飛飛 周邊 一般向 馬克杯 戀與製作人 戀與 白起 白飛飛 周邊 一般向 枕套 戀與製作人 戀與 白起 白飛飛 周邊 一般向 束口袋 戀與製作人 戀與 白起 白飛飛 周邊 一般向 小卡 戀與製作人 李澤言 白起 周棋洛 許墨 周邊 一般向 束口袋 戀與製作人 李澤言 懟懟 周邊 一般向 抱枕 戀與製作人 李澤言 懟懟 周邊 一般向 馬克杯 戀與製作人 李澤言.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