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蓮 正宗。 關於日蓮正宗....(不喜勿入 謝謝!)

日本公明黨與創價學會——日蓮系佛教的政治宿命

日蓮 正宗

就不斷要我們帶DD去跟他們拜拜? 我一直跟他說我信基督教不崇拜偶像.. 爸爸因為做工程 初2十六要拜土地公 所以沒有空.. 結果上星期她又提 我實在推不了 就說那我跟爸爸說說看好了 她就很高興擅自約定時間 結果 昨天下午四點 我在吃午餐時她就敲門 進門也沒拖鞋... 一直不斷催促我們一定要去拜拜 好像發生不得了的大事一樣... 結果爸爸還從工地騎回來 我在餵奶 她又來敲門 還直接進房間看我餵奶 一直不知道催什麼魂.. 趕投胎也不是這樣 居然說:不要給他吃了啦 一頓沒吃不會怎樣!! 卡緊咧 到了那裡 三重家樂福旁邊 他們一堆阿桑就不斷要我們填資料.. 我有點不高興不填 也沒人敢問我 結果就帶老大跟老二到旁邊 我問他們 可以先聽聽看嗎? 為什麼要填個資? 為什麼要受戒?..... 沒人回答我 爸爸被樓下奶奶拉走 奶奶幫他付了300不知什麼費用 並把他拉到最前面去坐! 那些老太婆把我老公團團圍住 一直說只要念他們日蓮教的那一句... 就會變有錢! 也不用燒香燒金紙 怪! 有這麼不勞而獲的嗎? 騙鬼嗎? 其實當下我超想發飆的 他們還跟爸爸說說以後不能拜拜 不能拜祖先?! 也不用跟家人報備 就是跟著他們一起信就好了?... 真的 我們是慎宗追遠 飲水思源的龍的傳人 你要我不能拜祖先 我超生氣 我再不喜歡我公婆 也不是個吃裡扒外的女人 何況 讀聖經之餘我也會跟我媽媽一起拜觀音啊 憑什麼外人來干涉我們 突然覺得鄰居奶奶的嘴臉變得很可憎 尤其一副強人所難的死樣子 在那道場時 一群信徒摸我小孩子我也很不高興 還舉證說信了有多好... 反正我那時心裡一直在罵三字經就對了 我現在想到昨天我還是超生氣!!! 只是 我是天不怕地不怕 不信鬼神的 我那耿直的老公卻被唬得一愣一愣 他一直想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不良後果耶... 天主教 禱告... 真的是信到走火入魔了... 每天都在念經一直念... 我朋友住二樓、他老爸和阿姨住3樓... 衰的是... 佛堂設在2樓,害我朋友跟他男友想做啥都還要看時間勒~ 那個阿姨半夜也念經早上也念經隨時隨地都在念經,三不五時也一直說它們宗教有多好又多好..... 所以我知道板媽的感受... 案例二: 我某任男友的媽媽。。。 是信"中台禪寺"!!! 也是說不用拜祖先,因為禪寺"每個月"會固定舉辦法會,誰都可以超渡、誰都可以迴向等~屌的是~每次法會要繳5000大洋整!!而且依定要參加,不參加上師還會不高興!!還有規定每個上師旗下的子弟總參加人數要超過多少人等等。。。 每個弟子又要找多少人參加等等~說甚麼這樣子才會普渡眾生,讓大家的冤親債主一起前往西方極樂世界等等...... 我只能說。。。。 這種宗教狂熱分子,我都會離越遠越好,看到就是閃、直接表明沒有時間去and無任何宗教頃向,我都會很堅決地說明~如果對方又再提起,我就直接說沒興趣~我還有事情要忙,謝謝!接著我就走人了。。。。 不給對方任何時間繼續說~越讓對方說會越讓對方覺得有機會有機會。 好的信仰---不管是你在困苦或是有錢或是明星,祂都一直不離不氣 好的信仰---不需要為祂供俸,不需要勞民傷財,祂一直深深在你心! 好的信仰---它需要人們繼續將這樣愛的福音像祂依樣傳楊下去! 好的信仰---當你失敗時他不會要你再花錢--只要你奉獻時間將福音傳給 他人. 當你犯錯時不會怪你奉獻太少 他說:把愛傳下去吧! 當你常為他人祝福,更多祝福也會臨到 你身上. 好的信仰---祂--不會要人為自己或他人定罪,一切的審判在於天上的! 祂--要人學會認錯,不是怪罪他人! 或者刻意指摘是你有 罪! 好的信仰---不會把祖宗八代都牽扯進來,甚至怪力亂神說是祖宗的錯! 好的信仰---會垂聽你的痛苦,垂聽你的難處,垂聽你的困難 好的信仰---會讓你越來越快樂,越來越勇敢! 不會墮落! 若是你的信仰只會讓你越來越痛苦,越來越不平安,甚至它會定罪 連祖宗八帶也倒楣 ,只會用恐嚇方式,甚至讓你人生越來越無助更於要花大筆錢整修,或者訂購...... 你信的不是 有愛的神 而是 鬼神! 就基督所說的撒旦....... 原作者於 2010-10-18 23:31:44 重新編輯過.

次の

日蓮

日蓮 正宗

1991年11月,佛教團體日蓮正宗的法主阿部日顯把日本最大的在家團體創價學會破門。 創價學會與日蓮正宗宗門之間的矛盾幾乎從這一在家團體成立之初就存在。 不同的世界 正本堂:禮拜堂有6000席位的正本堂(寺的本堂)是1972年全世界8百萬人捐建的(當中為1987年的照片),1999年被日蓮正宗拆毀。 依宗教社會學者所見,最終分道揚鑣是不可避免的。 布萊恩• 威爾遜 Bryan Wilson 博士和卡雷爾• 德貝拉雷 Karel Dobbelaere 博士在合著的《誦經之時》(A Time to Chant) 1994年 中有如下論述:「創價學會是一個群眾運動,性質外向,思想反映了其作為一個在家團體的本質,它傾注全力,期望在現代世界的日常運行之中,使日蓮佛法發揮實際的、有效的作用。 日蓮正宗的僧侶集團(以下稱宗門)封閉於古代儀式和半修道院式的體制之中,所在乎的是維持其權威,壟斷特有的神聖教義、場所和物品。 」 在提到宗門是以懷疑的眼光看待創價學會的現代性時,著者還說: 「創價學會符合現代社會需求,是一個促進精神革新的運動,它由最初開始便迅速發展,不久贏得海外的會員,發展了其國際性的一面」。 創價學會一貫強調日蓮佛法提倡人類平等的教義。 那就是,不論僧侶還是在家,人人都可因日蓮佛教而開發佛性。 創價學會也強調了入世濟世、為世界和平行動的菩薩精神。 反之,日蓮正宗因循守舊,極力主張僧侶在宗教上是仲介,比在家信徒高一等,忘卻了佛教的本來目的及其社會使命。 紛爭的緣由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兩者的區別表面化。 日蓮正宗迫使學會接受國家神道的神牌,這是軍政府把日本的侵略戰爭正當化的手段。 第一任會長牧口常三郎和弟子戶田城聖(後任第二任會長)予以拒絕,結果被禁止上總本山朝拜。 其後軍政府以提倡異說為由,把牧口和戶田逮捕入獄,牧口死在獄中。 關於此事,威爾遜博士和德貝拉雷博士這樣評論:「對學會員而言,第一和第二任會長在保衛真正信仰時所表現的熱誠,是僧侶所無可比擬的。 」 力求共進 在戰後荒蕪的日本,創價學會熱心傳佈日蓮佛教,會員迅速增多。 學會對戰爭期間向軍政府妥協的宗門大失所望,但期待宗門能一道向和平與民眾幸福的目標前進,共同為日蓮佛法的興隆努力,於是盡力與宗門建立更良好的關係,不斷地支援他們。 學會的支援包括改建日蓮正宗總本山的主要建築、建設新的本堂(正本堂)、捐贈土地和356座寺院。 耍弄權勢 然而不幸的是,儘管由於創價學會夙夜不懈,日蓮佛教得以興旺,宗門也獲得莫大好處,宗門卻一再墮落,頻頻展露其權威主義的面目。 學會員指出這種狀況,要求改革,宗門卻企圖把學會和學會員完全置於從屬地位。 隨著創價學會的發展,宗門的這種態度越顯惡劣。 破門 創價學會捐獻給總本山數百株櫻樹,1993年全部被日蓮正宗砍倒。 宗門把學會破門的行動是從1990年末大肆中傷池田SGI會長開始的。 當時宗門譴責池田名譽會長是謗法者,不適合當領導,指他在公開場合讚揚貝多芬的《歡樂頌》是禮贊基督教。 關於這一點,日本研究家達尼埃爾• 梅特羅 Daniel Metraux 博士論說:「顯然本山感到創價學會過於強大」。 他進而解釋:這是由於創價學會主張日蓮佛法闡說萬眾根本上平等的緣故。 學會員認為僧侶與信徒兩方所扮演的角色無所謂高低之分。 殘酷的行為 起重機拆除正本堂,不留痕跡(1999年3月) 日蓮正宗法主日顯在1991年給創價學會的信中指責,學會主張僧俗平等的發言是「違背教義的行為」。 1991年日蓮正宗拒絕與創價學會的一切對話,把創價學會破門。 僧侶們砍伐了由學會供養而種植的數百株櫻花樹,甚至拆毀了本山的本堂,這座享譽國際的建築物幾乎是靠創價學會員供養而興建的。 解放 宗門把創價學會破門,為那些把醜聞當作賣點的提供了材料,但對於創價學會來說,他們反而獲得了自由。 例如,僧侶們把參與宗教間對話視為提倡邪說,現在創價學會可以自由地用現代語言談論自己的信仰了。 誦讀法華經,唱誦題目「南無妙法蓮華經」,這些佛教的基本實踐沒有變,但1991年以來,創價學會從以往的宗教形式主義中解放出來,更積極地進行社會活動和宗教間對話。 注1:布萊恩• 威爾遜為牛津大學名譽教授,卡雷爾• 德貝拉雷為魯本天主教大學宗教社會學系主任,《誦經之時》 A Time to Chant: The Soka Gakkai Buddhists in Britain ,牛津大學1994年出版,233-243頁 注2:同上書,233頁 注3:哈蒙德和馬哈切克說:「池田1990年初數次發表論及僧俗關系的言論,斷言日蓮的教說比僧侶們的教說更具權威。 對此,僧侶們指責如此批判宗門是對佛教的誹謗,命令創價學會解釋並道歉。 創價學會就此要求與宗門對這一問題進行討論,但宗門拒絕,再次要求書面道歉。 」菲利普• 哈蒙德 Phillip E. Hammond 為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芭芭拉校宗教學教授,戴維• 馬哈切克 David W. Machacek 為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芭芭拉校宗教學講師,《美國創價學會》 Soka Gakkai in America: Accommodation and Conversion ,牛津大學1999年出版,20-21頁 注4:達尼埃爾• 梅特羅 Daniel A. Metraux 為瑪麗• 鮑德溫大學 Mary Baldwin College 教授、亞洲研究部長。 《創價學會:佛教與和諧、和平社會的締造》 The Soka Gakkai: Buddhism and the Creation of a Harmonious and Peaceful Society 一文取自《入世佛教》 Engaged Buddhism: Buddhist Liberation Movements in Asia 1996年391頁,由CS奎因 Christopher S. Queen 與SB金 Sallie B. King 合編、紐約州立大學出版社出版。 注5:日蓮正宗1991年11月7日的《創價學會解散勸告書》.

次の

日本公明黨與創價學會——日蓮系佛教的政治宿命

日蓮 正宗

1991年11月,佛教團體日蓮正宗的法主阿部日顯把日本最大的在家團體創價學會破門。 創價學會與日蓮正宗宗門之間的矛盾幾乎從這一在家團體成立之初就存在。 不同的世界 正本堂:禮拜堂有6000席位的正本堂(寺的本堂)是1972年全世界8百萬人捐建的(當中為1987年的照片),1999年被日蓮正宗拆毀。 依宗教社會學者所見,最終分道揚鑣是不可避免的。 布萊恩• 威爾遜 Bryan Wilson 博士和卡雷爾• 德貝拉雷 Karel Dobbelaere 博士在合著的《誦經之時》(A Time to Chant) 1994年 中有如下論述:「創價學會是一個群眾運動,性質外向,思想反映了其作為一個在家團體的本質,它傾注全力,期望在現代世界的日常運行之中,使日蓮佛法發揮實際的、有效的作用。 日蓮正宗的僧侶集團(以下稱宗門)封閉於古代儀式和半修道院式的體制之中,所在乎的是維持其權威,壟斷特有的神聖教義、場所和物品。 」 在提到宗門是以懷疑的眼光看待創價學會的現代性時,著者還說: 「創價學會符合現代社會需求,是一個促進精神革新的運動,它由最初開始便迅速發展,不久贏得海外的會員,發展了其國際性的一面」。 創價學會一貫強調日蓮佛法提倡人類平等的教義。 那就是,不論僧侶還是在家,人人都可因日蓮佛教而開發佛性。 創價學會也強調了入世濟世、為世界和平行動的菩薩精神。 反之,日蓮正宗因循守舊,極力主張僧侶在宗教上是仲介,比在家信徒高一等,忘卻了佛教的本來目的及其社會使命。 紛爭的緣由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兩者的區別表面化。 日蓮正宗迫使學會接受國家神道的神牌,這是軍政府把日本的侵略戰爭正當化的手段。 第一任會長牧口常三郎和弟子戶田城聖(後任第二任會長)予以拒絕,結果被禁止上總本山朝拜。 其後軍政府以提倡異說為由,把牧口和戶田逮捕入獄,牧口死在獄中。 關於此事,威爾遜博士和德貝拉雷博士這樣評論:「對學會員而言,第一和第二任會長在保衛真正信仰時所表現的熱誠,是僧侶所無可比擬的。 」 力求共進 在戰後荒蕪的日本,創價學會熱心傳佈日蓮佛教,會員迅速增多。 學會對戰爭期間向軍政府妥協的宗門大失所望,但期待宗門能一道向和平與民眾幸福的目標前進,共同為日蓮佛法的興隆努力,於是盡力與宗門建立更良好的關係,不斷地支援他們。 學會的支援包括改建日蓮正宗總本山的主要建築、建設新的本堂(正本堂)、捐贈土地和356座寺院。 耍弄權勢 然而不幸的是,儘管由於創價學會夙夜不懈,日蓮佛教得以興旺,宗門也獲得莫大好處,宗門卻一再墮落,頻頻展露其權威主義的面目。 學會員指出這種狀況,要求改革,宗門卻企圖把學會和學會員完全置於從屬地位。 隨著創價學會的發展,宗門的這種態度越顯惡劣。 破門 創價學會捐獻給總本山數百株櫻樹,1993年全部被日蓮正宗砍倒。 宗門把學會破門的行動是從1990年末大肆中傷池田SGI會長開始的。 當時宗門譴責池田名譽會長是謗法者,不適合當領導,指他在公開場合讚揚貝多芬的《歡樂頌》是禮贊基督教。 關於這一點,日本研究家達尼埃爾• 梅特羅 Daniel Metraux 博士論說:「顯然本山感到創價學會過於強大」。 他進而解釋:這是由於創價學會主張日蓮佛法闡說萬眾根本上平等的緣故。 學會員認為僧侶與信徒兩方所扮演的角色無所謂高低之分。 殘酷的行為 起重機拆除正本堂,不留痕跡(1999年3月) 日蓮正宗法主日顯在1991年給創價學會的信中指責,學會主張僧俗平等的發言是「違背教義的行為」。 1991年日蓮正宗拒絕與創價學會的一切對話,把創價學會破門。 僧侶們砍伐了由學會供養而種植的數百株櫻花樹,甚至拆毀了本山的本堂,這座享譽國際的建築物幾乎是靠創價學會員供養而興建的。 解放 宗門把創價學會破門,為那些把醜聞當作賣點的提供了材料,但對於創價學會來說,他們反而獲得了自由。 例如,僧侶們把參與宗教間對話視為提倡邪說,現在創價學會可以自由地用現代語言談論自己的信仰了。 誦讀法華經,唱誦題目「南無妙法蓮華經」,這些佛教的基本實踐沒有變,但1991年以來,創價學會從以往的宗教形式主義中解放出來,更積極地進行社會活動和宗教間對話。 注1:布萊恩• 威爾遜為牛津大學名譽教授,卡雷爾• 德貝拉雷為魯本天主教大學宗教社會學系主任,《誦經之時》 A Time to Chant: The Soka Gakkai Buddhists in Britain ,牛津大學1994年出版,233-243頁 注2:同上書,233頁 注3:哈蒙德和馬哈切克說:「池田1990年初數次發表論及僧俗關系的言論,斷言日蓮的教說比僧侶們的教說更具權威。 對此,僧侶們指責如此批判宗門是對佛教的誹謗,命令創價學會解釋並道歉。 創價學會就此要求與宗門對這一問題進行討論,但宗門拒絕,再次要求書面道歉。 」菲利普• 哈蒙德 Phillip E. Hammond 為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芭芭拉校宗教學教授,戴維• 馬哈切克 David W. Machacek 為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芭芭拉校宗教學講師,《美國創價學會》 Soka Gakkai in America: Accommodation and Conversion ,牛津大學1999年出版,20-21頁 注4:達尼埃爾• 梅特羅 Daniel A. Metraux 為瑪麗• 鮑德溫大學 Mary Baldwin College 教授、亞洲研究部長。 《創價學會:佛教與和諧、和平社會的締造》 The Soka Gakkai: Buddhism and the Creation of a Harmonious and Peaceful Society 一文取自《入世佛教》 Engaged Buddhism: Buddhist Liberation Movements in Asia 1996年391頁,由CS奎因 Christopher S. Queen 與SB金 Sallie B. King 合編、紐約州立大學出版社出版。 注5:日蓮正宗1991年11月7日的《創價學會解散勸告書》.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