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僕ss 百鬼夜行。 [提名] 妖狐X僕SS

妖狐×仆SS (豆瓣)

妖狐×僕ss 百鬼夜行

今回は、その最新10巻をご紹介します。 10巻では前巻に引き続き、自分や大切な人の死にさえ直面するかもしれない危機、 百鬼夜行を契機にして、バラバラになってしまった妖館の住民たち、それぞれがその後どのように動いたのかが描かれています。 一人になりたかった もう誰も傷つけない為に でもそこでみんなに会った 御狐神くんに会った 一人になる為に妖館へ行ったはずなのに 今は「みんな」に帰る為に 連れ戻された実家で両親と対峙し、自分のうそ偽りのない気持ちを話した凛々蝶。 じゃあただの残夏として一緒に帰ろう SSじゃなくていい SSとか住人とかもうとっくに関係ない! みんなで!! 守るんだ!! 自分のこともおまえもあいつも!! みんなでだ!! おまえだけの気持ちと思うな!! 昏倒し、もう自分では 渡狸(わたぬき)を守れない、SSをやめるという残夏(ざんげ)に対して、思いをぶつけ、成長した姿を見せた渡狸。 彼は、その逞しく成長した心で カルタの元へ向かいます。 実家に囚われ、追い詰められながらも、裸でだって堂々と帰ると啖呵を切る野ばらを、無茶しすぎだと苦笑しながら迎えにきた 反ノ塚 (そりのづか)。 拘束されたままの双熾を救出すべく動き出す凛々蝶。 そして、ひとり行動する 青木院 蜻蛉(しょうきいん かげろう)。 それぞれの葛藤を経て、再び妖館に集う彼ら。 そんな彼らの再会の様子には、心がじんわり温かくなっていきます。 けれど、その場に届いた一本の電話によって物語は再び緊張に包まれます。 果たして、百鬼夜行の裏側にある真実とは何なのか。 彼らに襲いかかってきた残酷な現実とは何なのか。 すべては本編にて、皆さんご自身の目で確認してください。 それにしても最終章というだけあって、文字通り衝撃の展開の連続です。 そして、やっぱり蜻さまはドSです。 これ以上はわたしの口からは言えません……言いたくありません。 と先ほどから、不安をあおるようなコメントばかりしていますが、この10巻には本編のほかに番外編、ギャグ満載の彼らの日常も描かれていますので、こちらで箸休めをして、本編を読み進めるのもオススメです! とにもかくにも1ページたりとも見のがすことのできない急展開を見せる、いぬぼく最終章。 こんなに次の巻が待ち遠しいなんて、作者の 藤原ここあさんはドS! (評:ラノコミどっとこむ編集部/やまだ).

次の

妖狐×仆SS (豆瓣)

妖狐×僕ss 百鬼夜行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篇反雪文,說是很久但其實只是去年夏天的事, 但一切卻像是隔世那樣的遙遠,唯有在看著過去自己的文章時, 才能發掘到自己原來真的有些進步,在時間無聲流轉之中,我真的有所成長! 雖然我並沒有改過這篇文,還是希望其他沒看過的朋友們,閒暇時間能花幾分鐘來看看。 真實到,我以為可以回家了。 不,不是前世。 只是面臨那樣的事之後,我彷彿跟著他們轉世了。 其實我不過是獨自一人過著一部份的下輩子。 生命不斷輪迴,對於返祖而言,沒有所謂不同的人生,儘管沒有記憶,人生依然重新開始。 我們只有一種人生。 不曾改變。 彷佛是返祖妖怪們存活所依附的真理。 在妖館相遇的我們,對自由的生活重拾了希望,想著如果是跟大家一起, 就算生命不斷重來, 重來幾次,都無所謂,反而更加美滿快樂。 但是,突遇一次百鬼夜行,大家.... 都離開了,雖然知道只是離開一段不算漫長的時間。 看見喜愛的人在眼前離去,而自己仍活著,心情很是複雜,腦中的聲音說著, 『要活著看他們回來。 與新的他們相遇。 要努力活下去。 歲月不算什麼。 』 二十三年過去.... 這算漫長嗎? 在他們忙著趕快重生時,我卻已步入中年。 除了工作,就是吃飯,就是睡覺,失去了樂趣,獨活下去,只希望還能見到他們。 在我還能動的時候。 每次我在心中這樣想時,我感覺自己又老了。 感覺跟其他四十歲上下的中年人比起, 我更像是老人家, 唯二不同的是我除了養飽自己還有別的存活目的,還有就是... 我還沒娶妻生子... 因為,我還在等,在等待。 代表不是認識的同事。 也不是家那邊的人。 按下接聽鍵,一聽到這稱呼,這比起普通男人更加輕柔的嗓音。 『殘、殘夏嗎!? 你是殘夏嗎? 』我的目光難得有了神,也不是指我平時都是無神的, 只是在此刻,我久久一次終於有了喜悅的感覺,已經想不起上次真正微笑是什麼時候了。 「呵呵,連連! 23年了呢!! 」聽到殘夏吐槽我的聲音似乎透漏了年齡,有點小小傷心。 但得知大家都已轉世的同時,心中感到喜悅及感傷。 喜悅是因可以再見到大家,感傷則是因我已經不能用年輕的面貌見到大家了,害怕歲月帶來的改變,不知道話題間有沒有代溝.....。 很矛盾。 但對於大家重生,我還是很欣喜。 』這23年間,我的話變得很少,除了熟識的朋友外,我幾乎沒有興趣認識其他人。 面對殘夏忽然來電,一時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不知道該講些什麼,只好笑而不語。 「這個週末,我約了其他人在街上的茶店見面,你要來嗎? 」理所當然,他話中的其他人是指妖館的人,但其中包括全部的人嗎? 已經跟凜凜蝶相遇了嗎? 「我已經聯絡了野薔薇、小歌留多還有蜻蛉了! 還保有前世記憶的''所有人''。 」 原來... 凜凜蝶跟雙熾沒有記憶啊。 這樣也好,記憶中有愛人被砍頭的記憶....。 礙於展開新的人生,希望凜凜蝶能有些改變,不要再這麼孤僻了,可以有許多朋友。 雙熾,前一世不幸逝世的消息,他家人一定得知,會更加保護他吧... 不對,是束縛他。 不過,如果照人生不變的道理,他一定會回到妖館,一定會遇到凜凜蝶。 會不會再愛上... 就得看命運了。 『我剛好不用上班... 好,我會去的。 』我感歎著那兩人前世的遺憾,一邊想像著大家今世的模樣。 不打算多說,就這樣答應了,這麼多年間,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跟大家說... 大多是想發些牢騷啦。 可是就是,忍不住想趕快見見大家,見到野薔薇.... ''野薔薇'' 浮現在我心中的這個名字,同時帶出我長久的思念,除了凜凜蝶,就屬她跟我交情最深, 我最依賴的人,最照顧我的... 我專屬的SS。 還是那副成熟冷漠的模樣嗎? 成為誰的SS了呢? 還是做了其他工作? 想著她以前的模樣,傲人的身材... 咳,成熟的臉龐,總是那樣冷靜,除了盯著女生會情緒激動外....。 「那就先這樣了,連連,週末見喔! 不要想了、不要想了。 在匆匆梳洗之後,就跟平日一樣上床睡覺,離開妖館後,我的日子就是這樣,無趣。 這一晚,我再度夢到以前的日子,大家歡笑的樣子,在我清醒後,久久不曾離去。 我已經睡了很久,應該這樣說,我感覺作夢作了很久。 甚至感覺眼睛有點刺痛, 難道我哭過? 隨意穿了件灰色系的運動服,我覺得在那群人面前,我不需要假裝,只需輕鬆就好。 以散步的方式來到茶店,剛好遇到要進入店內的殘夏和蜻蛉。 』、『喔! 許多年不見,我的家畜! 』殘夏看來沒什麼變,有點欣慰,只不過那從前奪目的兔耳變成了黑帽。 蜻蛉仍不改那自傲大方的模樣,年紀... 看起來小了很多,短髮,讓整個人清爽的多,有點不習慣。 雖然那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有著什麼意義的稱呼還是沒變。 簡單打了招呼後,一同舉步走進店內,眼簾映入轉世後的歌留多... 還有 … 『好久不見了,反之塚,你怎麼好像渾身充滿老人味的老人啊! 』 野薔薇單手撐在桌面,我以為會是那副一樣的成熟姿態,然而入目的卻是國中生的青澀臉龐, 那麼久不見,仍不忘揶揄我一下啊...... 吃驚外,又帶出隔夜的複雜心情,果然大家都換了副模樣, 而且都很年輕。 「嗨,野薔薇! 妳怎麼變成.... 」我擠出過去平時的笑臉,話還沒有一個結尾,就被年輕的野薔薇勒住了脖頸..... 啊啊啊... 感覺要死了啊!! 啊啊啊... 我看到老天爺跟我揮手啦!!! 『哼,』野薔薇哼的一聲坐下,推了推眼鏡,似是冷靜了,但殺氣卻沒有退去。 『胸部不管是貧乳還是波霸,天下女孩都是一樣好! 』原、原來啊! 她以為我要說:''嗨,野薔薇! 你怎麼變成平胸啊! '' 啊哈哈... 果然我還是她記憶中說話輕浮無禮的年輕高中生啊! 令人欣慰啊! 『天、天大的悲劇啊! 怎麼會有如此得悲劇! 』殘夏則是不要臉的盯著野薔薇的胸看,平時嬉笑的臉孔不再,很假的佈滿黑線,竟然在顫抖啊... 演技真好!! 「就是有這種事發生..... 」我捶著牆,表達我心中也同樣深感悲劇。 畢竟我就算到了四十歲,我仍是巨乳派啊!! 一日愛巨乳,終生愛巨乳啊!!! 所以,我跟著殘夏一同哀悼。 『大家... 都沒變,還是很有趣....。 』聽到這陣輕柔而略帶稚氣的嗓音.... 『雪小路.... 長大了喔.... 』短髮的歌留多,除了臉還是依舊青澀外,身材... 發育不錯啊! 野薔薇露出了大大的笑,呵呵呵的笑著,輕輕摸著歌留多的頭。 而後,大家竟正經的聊起自己的近況,包含雙熾又當上凜凜蝶SS的事。 還有野薔薇即將畢業,將來可能會進妖館打工的計畫。 還有渡狸也沒有記憶的事,歌留多終於當上渡狸的SS了啊... 可以在一起,想必歌留多心中非常開心。 而殘夏竟然跟蜻蛉湊在一塊,想必很惹人腦疼啊,但生活很開心吧 ,一瞬間讓我也想回去妖館了,不過,我現在已經離開家裡,靠自己的手賺錢,雖然存了不少,仍還不足以可以負擔妖館每個月的房租。 『那就先這樣,我最近會跟爸媽談搬出去的事,談妥後會先住進反之塚的家,高中會進入妖館打工。 』以這句話,結束了今天的聚會。 對於野薔薇搬入我家的原因,我並沒有多想,我已經獨居這麼久了... 有老朋友陪我,固然是高興的。 我在夕陽下漫步回家,湧出與野薔薇兩人的回憶.... 一起看寫真集,一起討論波霸,一同研究美女。 當然也不全是不正經的,還有一起去捉扯袖貉、一起調查事件... 好多好多。 她揍在我身的每一拳,踢在我身的每一腳,那痛就像昨天才留下的,彷佛她親手種下的瘀青, 原本就存在著。 過了一個星期,她拉著一個行李箱,直接闖入我家,當時我才剛醒呢! 睡眼惺忪的替她開了門,還沒看清她的臉,就被揍了一頓。 她罵我:都成年了,生活還如此散漫,根本欠打! 隨之又來一記上勾拳。 她沒變,太好了。 此時的感嘆就像父親看到多年沒回家的女兒歸來, 女兒卻仍跟幾年前一樣,喜愛在自己身旁撒嬌一樣,不過,野薔薇撒嬌這種事,大概到我死都不可能發生。 一進入我家,看看廚房、看看臥室、看看廁所、看看陽台,感想竟只有一記白眼。 嗚,想哭,因為她沒有禮貌的窺視一個獨居男人的家。 嗚,想哭,因為她十分大方的趴在我床上翻閱寫真集。 嗚,想哭,因為她一個上午完完全全沒有理過我半次。 「要、要不要休息一下吃個午飯 ?」此時她打開我家電視,存錢買的四十二吋電視啊... 頻道不斷轉換,最後停在泳裝美女選拔,國三生盯著電視上的眾多佳麗,滿臉蕩漾的笑,險些留下鼻血,多麼詭異的畫面啊....... 端著兩碗海鮮拉麵,我們兩人就這樣看著美人,有一口沒一口的花整個下午吃完一鍋麵。 為何說有一口沒一口呢? 因為每看到一位佳麗豋場,那身材、那光采使得我們不斷從吃驚掉下下巴,再緩緩緊閉嘴巴的過程中循環。 麵最後都爛了。 『反之塚,你沒有變。 』她吃完我煮的簡單的晚餐,翹腳坐在客廳那看起來不怎麼美觀卻很耐坐的小沙發上,盯著雜誌,突然冒出這句話,我怔住了。 「我早就變了,變老變醜了,變得不再有活力,生活也不再有樂趣。 其實這才是主因吧,他們的確佔滿的我每天的生活,日日夜夜,有了他們我才可以安心入睡,安心活著。 是我的錯覺吧,怎麼覺得世界突然變得灰暗,不對,是因為我的遺憾, 使得''我的''世界,失去了原有的光芒。 『你這樣愁眉苦臉的,幸福會溜走的! 』她說話時並沒有看著我。 難道因為以前累積的默契,讓她知道我此時正愁眉苦臉?我有點吃驚的盯著她放下雜誌, 起身向臥室走去,那是我的臥室,我租的是單人套房,所以沒有客房。 不過我吃驚的不只是因為這點,向來現實主義者自稱的她如今卻說出''幸福會溜走''這種話, 原來... 變得不只是我啊。 不過,她懂得我想要的幸福嗎? 我也是貪心的人,想要不只是大家再度相聚... 還有,還有很多,想到心有點刺痛, 因為我曾讓這''兩人''獨有的幸福逃離了.... 在我眼前的妳逝世之後。 「那妳要.... 幫我抓住幸福啊。 」我有點沮喪的走過背對我的野薔薇身旁,搶先她一步走回臥室, 我沒有回頭去看她的表情,耳中迴盪著她不久隨後跟上的小巧腳步聲, 她似乎還小聲的說了:你的幸福不會有老人味吧.... 我沒有仔細想過這個問題, 也沒有想過野薔薇說出這種話時,該如何應對。 我的幸福,當初年輕的我如果這樣想,那就是建立在與妖館的夥伴們的美滿生活上。 如今,我還能奢望什麼。 只要其他人能夠開心到老就已足矣。 不希望,再發生百鬼夜行這種悲慘的事,帶走.... 我愛的大家。 走進黑暗的臥室,只有簡單的床跟小櫃子,裡頭裝著資料與寫真集。 我沒有以相簿記錄生活的習慣,所以臥室裡頭也沒有相框或相片之類的東西存在。 「妳去睡床吧。 我在一旁鋪毛毯睡就好。 」臨睡之前,我打著哈欠,用沙啞的嗓音對著後頭進入臥室的野薔薇說。 她沒有同意也沒有拒絕,只是垂著頭一步步將我推回床上睡。 不管是對客人,還是老朋友,讓她睡地上我是不可能不介意的。 所以我盡量縮在床的一角,讓她也有空間可以安心睡覺,她似乎也不怎麼在意與我同床。 她是懂我的。 我再怎樣下流都不會對一個國中生動手的,何況一動手肋骨全斷跑不掉。 我提起薄被替她蓋上,黑夜中我看不清她的神情,多少還是希望她能抱著感謝的表情。 在沒有上班的日子,夜晚時常失眠,通常是夢境帶著我入睡,有時是自己想起,想到累了才漸漸闔眼。 想起今天見到大家的模樣,有點混亂,腦海中存在著前世與今世的大家, 像是穿越一般,看到不同時期的夥伴們,帶來小小的不適應。 「野薔薇,很高興妳回來了。 」我閉上眼,感覺到野薔薇在黑暗中看著自己,視線中存在著與以前不同的感覺。 !! 我莫名的渴望著,在她的視線中,帶著眷戀、帶著思念、帶著情感。 『反之塚,你真的沒有變。 』她的聲音雖然青澀,卻帶著以前成熟的韻味。 我不解,她又說了一次一樣的話,而且是更加確定的說。 我真的變老變醜了,歲月帶來的改變是無法阻擋的,我已經無法回到年輕的時候,所以看到她這樣年輕,很怪。 『我可以感覺到,你的外表雖然變了,雖然歲月在你身上留下痕跡,但心沒有變。 』 我突然.... 知道她想要說的是什麼。 從之前的幸福,到現在的心。 的確,感覺我的時間、我的世界,一直停在他們逝去的那一刻。 如果命運允許,我真的想把妳... 們永遠留在身邊,讓我的時間繼續流動。 「我變了!! 在你們離開後,每日每夜的思念加重,我很想妳!! 很想大家!! 這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 」 我的嗓音深沉,但仍是很輕很輕,我不會在她面前吼。 此時我真的無法阻止自己不去反駁,我想要說,說出我的想念,說出我的心,說出我的想法。 『你愛大家的心的確沒變,所以才會在這二十三年間衍生出強大的思念,不是嗎?』 我的四肢怔住了,但眼眶卻在不知不覺間潤濕,滾燙的淚水潰堤,在枕頭上留下印記。 我想念,因為我愛。 那妳呢? 「那妳呢?想我嗎?」字句間的哽咽,害我說出口的話變得比原本想得簡短。 『比起思念,更多的是遺憾。 』她冰涼的手,此時正為我撫去眼淚。 「我的想念是因為大家,我的遺憾是因為妳。 」我粗糙的手,此時正碰觸她依然柔嫩的臉。 『你會後悔前世.... 我們沒有把想說的說出口嗎?』如果妳知道,那是多強烈的心意該有多好。 「如果我們想得是一樣的。 那我會非常非常非常後悔。 」可能三個非常還不足以表達。 『你會同意..... 讓我繼續保有這份遺憾吧。 因為那是你的心意。 』 這一分秒,時間像是被她的雪給凍結。 只有心仍在跳動。 「妳會同意..... 讓我把想說的話說完吧。 因為那是我的願望。 」 無所謂了吧。 妳肯保留我的心意,已經是幸福了。 說出口沒關係吧。 即使沒有等值的回應。 』 「呵,我知道。 」 我知道我很欠揍,但請榮許我這樣做,只要今晚,我需要妳的擁抱替我降溫。 替我緩和逐漸加速的心跳,帶著我進入只有兩人的夢境。 真的,今晚就好。 我沒有將請求說出口,只是覺得,只要這樣想著,野薔薇就會知道。 我成熟、結束發育的身體,雙臂已經足以圍住她整個身體。 懷中的她,有點無措,有點害羞,卻又像是得到長久以來一直渴望的安心。 她看見我露出一抹淡淡的笑,縮緊了身子,低下頭跟著我閉上眼。 時間已近凌晨,我照樣進入了夢境。 晨間的妖館大廳,只有一個人, 前世的野薔薇翹著腳喝著咖啡,罵我:沒有我叫 ,你就忘了起床嗎!? 我搔搔頭,說著抱歉,但妳半句話都沒應,沒有原諒,沒有補一聲早安, 只是安靜的替我準備一碗我最愛的咖哩烏東,再幫自己裝滿一杯黑咖啡。 看著我,緩慢吃著,臉上洋溢的從沒有過的溫暖笑容。 只屬於我的笑容。 「我愛妳。 」、『我愛你。 』 不約而同的一句夢話, 迴盪在懷抱之中,迴盪在小小臥室之中,迴盪在我繼續流動的時間之中。

次の

妖狐×仆SS (豆瓣)

妖狐×僕ss 百鬼夜行

是日本最广为人知的妖怪之一,传说是由崇德天皇化身而成,同时中国的《山海经》中也有记载天狗,并描述它是像狐狸般的动物。 但现时在日本的一般说法认为,天狗有高高的红鼻子,手持团扇,身材高大并长有翅膀,穿著昔时武将的盔甲,腰际有武士刀,穿著日式传统高脚木屐,随身带着蓑衣以便随时把自己隐藏起来,和有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态。 据说天狗会把迷失在森林里的人拐走,所以古人称被拐走的小孩叫做「」,顾名思义就是被神明藏起来了。 天狗的传说,后来又融入了山岳信仰的宗教之中(天台、真言密教两宗),《是害坊绘卷》描绘出天狗与天台宗僧侣大战,结果败退的景象,动作栩栩如生,相当有趣。 据说在这个故事当中,来自中国的天狗军团,前来向日本的天狗求援,但是日本的天狗摆出一副傲慢的态度,即日语中所谓的「」、「鼻高高」。 因此原本古代以「」为主要形象的,到了中世后期转变为「鼻高天狗」,并穿凿附会说那些修行未臻火候、态度傲慢的山僧,死后会变成天狗。 有一个叫阿珠的女子刚刚死了丈夫,怀着身孕,去邻村借钱。 晚上回家过山岭,遇上强盗持刀索财。 阿珠求他宽恕,不得,受伤倒在石头上。 强盗走了,阿珠将要生产,不停地呻吟,最后生下孩子抱着石头而死,孩子哭了很久,力量耗尽枯竭,突然母亲所抱的石头大声啼哭,附近的僧人听到过来,埋葬了这女子。 这石夜夜大哭个不停,怎么超度都没有用,十四载过,孩子从僧那里知道自己身世,对着石头跪拜不已,孩子到城里,受雇锻造铺。 到后来,石头才不哭了 座敷童子,附在家中的游戏伙伴,这个稍稍有些日本风格的妖精。 它会以小孩子的姿态附在家中,传说只要有座敷童子在,家族就会繁盛。 座敷娃娃是一种外表看起来像小孩的妖怪,她不但会替人们带来好运,家里有座敷娃娃踪迹的人家还会福禄双至。 不同之处是对于座敷娃娃年龄和性别有不同的说法,不过是乎所有的地方传说都认为座敷娃娃不只有一个而已,有的时候还会同时出现两三个座敷娃娃. 座敷娃娃的个性十分调皮有时会在半夜发出巨大的脚步声让别人睡不着觉或者是欺负你一个人看家的时候发出怪声吓你不过她有时会预先警告你什么时候会发生火灾让你防范于未然。 座敷娃娃并不像动物灵那样作祟,不过只要人类一不小心得罪她的话她就会二话不说马上离开。 座敷娃娃离开之后那户人家一定会遭到家道中落的下场,因此相传有人请法师施咒想要将座敷童子困在家里,而这样做往往会招来座敷童子的怨恨,导致更大的灾祸。 总的来说座敷童子通常是无害的,但其力量不容小看。 传说:古时,有个清姬,爱上了去熊野参拜菩萨的僧人安珍;安珍身为僧人,毅然离开了清姬,为了心爱的人,清姬千里迢迢追寻安珍而去,一路吃了不少苦,终于追到安珍时已经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 和心爱的人不能同生,那就同死。 滑头鬼 候,不知从哪边冒出来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客厅,地喝着茶。 甚至,还会拿起主人的烟管,从容不迫抽起烟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主人的座上嘉宾,不敢怠慢。 乍看之下,头顶光秃秃,连一根头发也没有,像是庙里的老和尚,从他身上的装扮看起来又像是富商,走起路来宛如有钱人家的大爷一般悠哉,却不清楚他真实的身分为何,即使问他也不说,沉默寡言的态度,让人望而生畏。 无论他进入谁家,都当作是自己家一样,完全无视旁人的目光,感觉像是来骗吃骗喝的,等到屋子的主人回来,一问之下,才发觉不对劲。 像这种不速之客,赶走他似乎显得不尽人情,不赶走他又会给家里的人添麻烦,真是教人伤脑筋!据说鬼混老是「妖怪头目」,也就是众妖怪的首领,妖怪之间要是起了口角或争执,都会找他主持公道。 如此一来便能理解,他的行径为何如此大胆猖狂。 传说真面目是,貌似老人,特征是秃瓢,穿高档有品味的和服。 在忙碌的傍晚,会地潜入人的家中,还悠闲地品着茶,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次の